返回 第二百二十一章:千古棋局!落子圣手!十二仙王!大道青莲!连斩九关!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换位?

稷下学宫内。

众大儒一个个显得有些惊奇。

任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稷下学宫居然会选择换位?

而且段空乃是东荒棋王。

他原本是压轴的。

现在换到第一位,这的确让人惊讶。

只是,段空没有任何啰嗦,换位结束之后,他来到第一位棋盘面前。

随后目视着面前男子。

感受到段空的注视,吴阳子深吸一口气,他感觉得到,对方给予的压迫感。

段空。

东荒棋王。

“见过前辈。”

吴阳子朝着段空一拜。

“猜子。”

听着吴阳子的声音,段空澹澹开口,并没有半点表情,只是让对方猜子。

一般来说,黑棋先行,但到了这种竞赛的程度,就是猜子先行。

“好。”

吴阳子也不啰嗦。

很快二人完成猜子,吴阳子赢了。

他执黑棋,随后举棋落子,而顾锦年则站在一旁,静静观摩着。

两人的对弈,引来所有人的关注,倒不是因为吴阳子,而是段空,他们并不认识吴阳子是谁,只是单纯因为段空罢了。

甚至在他们眼中看来,吴阳子估计要不了多久便会挫败。

毕竟他们更想看到的是顾锦年登场,与段空对弈。

只是很快,两人已经开始落子,而且落子的速度不慢,吴阳子面容平静。

到最后双方落子接近百手,终于惹来了激烈的争议。

“居然已经下了一百手?”

“此人是谁?居然能与段空棋王对弈百手?”

“此人很不同啊。”

一些声音响起,眼神之中有些惊讶。

毕竟能与棋王段空下一百手,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就在此时,吴阳子落下一子,刹那间一道金光自棋盘而显,绽放光芒。

“圣手。”

“是圣手?”

有人惊呼,指着棋盘惊叫道。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吴阳子身上了。

人们惊愕,感到不可思议。

甚至有些诧异。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吴阳子居然下出圣手?

哪怕是苏文景,在这一刻也不由皱紧眉头。

看样子这圣手极其不同?

“何为圣手?”

但也有人不解,忍不住询问,不明白何为圣手。

“棋者。”

“有精气神在内,越强大的棋手,他们懂得的对弈之术越强。”

“棋道,蕴含天地万物之一切可能,故而当真正的棋道强者对弈之时,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棋道对弈,而是精神对弈,对天地道理的一种对弈。”

“故而,在关键时刻,若是能下出一手精妙之棋,便会引来异象,这种现象名为圣手,如同圣人落子一般,可定下乾坤。”

有棋道大能开口,给予解释,告知众人何为圣手。

果然,听到这话,数以万计的儒者,纷纷惊愕,感到前所未有的惊讶。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吴阳子,居然能下出一招圣手。

这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也令人震撼不已啊。

只是很快,让人众人惊讶的是,段空落子,刹那间金色光芒更加璀璨。

“又是圣手?”

“棋王不愧是棋王啊,居然化解劣势,反败为胜?”

“这场对弈,足可记录史载之中啊。”

“这是棋道巅峰对决。”

人们议论着,也感慨二人的实力。

下出圣手,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已经算是赢了,吴阳子落子,精妙绝伦,可没想到的是,段空也完成了势杀。

这很恐怖,一般来说,很难发生双方都落子圣手的事情。

不过吴阳子没有畏惧,他落子速度更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异象。

而段空也是如此。

两人落子速度很快,比之前还要快,来回交锋上百个回合,互相吃子。

一直过了半炷香后,终于棋盘上已有三分之二完成落子。

此时此刻。

段空面容已经平静,吴阳子也没有任何慌张,他执棋,思考五息落下一子。

很快,段空沉默四息,也跟着落下一子。

两人的速度放慢了,不像之前,落子极快。

如此两人交手二十来回。

一些声音也随之响起。

“黑子化龙了。”

有人惊呼。

望向棋盘时,黑子已形成大龙之势,看起来格外的不同。

而白子确实有些处于下风。

“若黑子化龙,此局必胜。”

“未曾想,居然还有这样的天才,可以胜过段空。”

人们惊呼,赞叹着吴阳子。

而此时,段空沉默,他执白子,沉默了十息,足足十息,在最后一刻落子。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感慨叹息。

“段空输了。”

“要输了。”

“未曾想到,竟有如此年轻人能胜过棋王段空。”

“天命加持此地,若吴阳子胜了的话,只怕要得一道天命了。”

“这一手棋,意义不大,依旧是防守,可黑子大龙已经浮现,落子之后,段空必败无疑啊。”

“十息才落子,这已经有失败的前兆了。”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程度,越晚落子,本身就代表着很多。”

一些声音响起,他们并非是唱衰段空,而是事实如此。

不远处,长云天澹然看向这一切,不过眼神当中还是忍不住浮现一抹笑意。

只要赢下段空,接下来便可以乘风破浪,其余八人肯定比不过这段空。

如此一来的话,这道天命印记,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那个时候即便顾锦年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认命。

“多谢先生承让。”

这一刻,吴阳子的声音响起,他很自信,直接落下一子。

随着此子落下。

黑色大龙在这一刻彻底浮现,而后冲天而起。

一条黑龙出现在棋盘之上,面色狰狞,望向段空。

狂风席卷前殿,黑子大龙已成,将赢下这场对弈。

到了这个时候,吴阳子很平静,他甚至有些自负,提前多谢段空承让。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棋局当中,本身就是看双方谁先凝聚大龙,谁凝聚的早,基本上胜算就大。

这个胜算,至少是九成左右,尤其到了现在,棋局已经走到了末尾。

更难翻盘,要是中局还好说,至少一切皆有可能。

随着落子越多,推演的次数就越少,因为定下来了就定下来了。

面对黑龙注视。

段空显得无比平静,将目光看向吴阳子道。

“你的棋意很强,是老夫见过最强的存在。”

“布局缜密,棋风稳扎稳打,却不失凌厉,入稷下学宫,悉心培养你二十年,这棋王的位置,可以让给你。”

段空开口,他看向吴阳子,由心赞叹着对方的实力。

很强。

是不可多得的棋道天骄。

他起了惜才之心。

可吴阳子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多谢先生好意。”

“敢问先生,还下吗?”

吴阳子自信无比道。

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然而段空没有说话,而是以最快速度落下一子。

哒。

白色棋子落下。

只是刹那间。

光芒冲天,白色棋子汇聚成一把长刀,直接将黑龙利爪斩下。

“屠龙术?”

“屠龙棋局?”

“居然是屠龙棋局?”

“嘶,段棋王居然藏了这么一手。”

“上一步不是示弱,而是布局,引诱吴阳子形成大龙,实际上是为了迷湖吴阳子,居然屠龙了。”

“恐怖,恐怖,当真是恐怖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感到震撼,一个个激动不已。

吴阳子布置大龙棋局,让所有黑子连成一条龙,而段空时而进攻,时而防守,也在凝聚自己的大龙。

但看似被吴阳子提前凝聚大龙成功,可实际上,上一步的时候,段空十息才落下一子,这是在迷惑吴阳子。

最简单的防守。

而等吴阳子落下棋子,形成大龙之后,段空直接斩断大龙利爪,形成隔断,而之前一步的防守棋,占据极佳的位置。

形成完美的防守。

换句话来说,这颗棋子,有利于段空接下来的不断进攻。

而吴阳子只能被动接受防守。

围棋之道。

越到后面,任何一个小失误都是无比恐怖的。

前面就算你下错一步,两步,可能都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把棋局当做战场来看,双方百万大军,即便前期折损一些将士,丢失一些领地,问题都不会很大。

燃文

双方互换地盘,互换将士。

到了后面,退无可退之时,必须要正面交锋,这个时候双方的将士其实数量都不多,可能只剩下一千两千人。

所以在这个时候,折损两三百,就是元气大伤。

顾锦年认认真真看着这围棋,虽然他不是很懂,可这样看完双方对弈,他莫名也明白了诸多道理。

此时此刻。

吴阳子如遭雷击,他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段空居然埋伏了这么一招。

“到你了。”

此时,段空的声音响起,因为十息时间快到了。

吴阳子深吸一口气,他快速落下一子,进行基本的防守。

可段空落子速度极快,几乎是吴阳子落下一子后,段空立刻跟上,现在所有的局面,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他似乎算到了吴阳子会下什么地方,所以毫不犹豫的落子。

此子落下。

白棋化刀,再次斩向黑龙。

吴阳子脸色愈发难看,可因为时间限制问题,他只能在十息内快速落子。

如此,不到十个回合。

随着最后一刀斩下,黑子大龙一分为二,彻底死无葬身之地了。

啪。

吴阳子手中的棋子落下,他神色灰败,因为他输了,而且输的很惨,输的很直接。

一步错。

步步错。

“我败了。”

吴阳子开口,他声音都有些沙哑,难以接受这一点。

“知道错在何处吗?”

段空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胜利的喜悦,而是望向对方。

“不知。”

吴阳子抬起头来,望着段空,他有些好奇。

“你的胜负欲太强了。”

“当你认为自己一定会赢的时候,你的破绽已经出现了。”

“棋道,应当做好输得准备,再考虑赢的事情。”

“输棋是必然,赢棋才是偶然。”

“明白吗?”

段空开口,这番话说的很深奥,以至于吴阳子根本就听不明白。

他低着头沉默。

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

“是我自负了。”

“但再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将超越一切。”

吴阳子开口,他目光坚定无比,望着后者。

“期待下一次与你对弈。”

段空开口,他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吴阳子不语,朝着段空一拜,随后转身离开。

这一刻,诸多人为他感到叹息,只是一步,错了一步,就满盘皆输。

但同样的,这些人也深深感慨段空的棋道之力,的确是太强了。

强到不可思议。

不过很快,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落在了顾锦年身上。

现在能与之一战的人,就是顾锦年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顾锦年会不会下棋,可顾锦年这三个字,就已经代表着诸多奇迹。

所以他们下意识还是会高看顾锦年一眼。

此时此刻。

随着吴阳子离开后。

顾锦年来到棋桌面前,所有棋子腾飞,没入了棋盒内。

“晚辈顾锦年,拜见前辈。”

望着段空,顾锦年作揖礼拜。

“顾公大义。”

“段空拜见。”

只是,一向自傲的段空,再见到顾锦年后,也不由一拜,面对顾锦年他没有托大。

这就是名声的好处。

顾锦年的名声,早已经响彻天地之间,所以见到顾锦年,段空才会如此。

如此的殊荣,让诸多人感慨,也充满着羡慕。

“晚辈对棋道只是略懂一二,还望前辈手下留情。”

顾锦年也很实诚,他直接说明自己对棋道只是略懂一二。

听到这话,所有围观的读书人,一个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不清楚顾锦年是谦虚呢,还是老实。

但这话一说,段空点了点头道。

“顾公之大义,可先执棋落子。”

段空也感觉得出来,顾锦年对围棋之道并不是很懂,这是一种势,就好像武者能够瞬间感应其他武者强不强。

“不必如此,依旧猜子。”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说这话只是道明情况,而不是希望对方让子。

段空没有多语。

顾锦年猜子,运气不错,可以先行。

当下。

顾锦年执黑棋,缓缓落下一子,在左上方落子。

可就在顾锦年落子的刹那间。

体内一束光芒绽放。

这一束光芒,顾锦年记得,是摘取众生果后的一道奇异光芒,当时也十分好奇,不明白这是何物,下意识以为是跟仙灵根类似的东西。

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一束光芒在体内绽放。

紧接着。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轰。

古老的棋盘上,在这一刻直接爆发出恐怖的光芒,金色光芒冲天而起,引得稷下学宫震动。

此时,前殿当中,狂风大作,顾锦年一袭白衣,落子之后,神色平静,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圣手!”

“第一步便下出圣手?”

“嘶,这他娘的叫略懂一二?”

“起步圣手?这是棋圣啊。”

“落子圣手,落子圣手,顾锦年的棋道之术,已达圣境。”

此时此刻,无数人动容,人群当中,苏文景更是攥紧拳头,望着顾锦年,感到不可思议。

他刚才传音给顾锦年,却发现前殿当中居然布置了奇异阵法,阻挡了自己的传音。

可没有想到,顾锦年起步圣手,引来如此异象?

这如何不让他震撼?

“好啊,好啊,锦年,你居然连老夫都骗?你这叫做不会下棋?”

苏文景心中无比的震撼。

这一刻,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刚刚走出前殿的吴阳子,再感应到这般惊天的棋道异象,不由自主的回首望去。

当他看到棋盘之上的通天金光,整个人呆在原地。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般。

他们知道顾锦年肯定是有一手的,即便刚才顾锦年谦虚说了几句,可他们还是相信,顾锦年一定深藏不露。

只是没有想到,顾锦年居然藏的这么深?

这他娘的,有点离谱啊。

不要说众人了,就连顾锦年自己都有些惊愕,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会这招。

说实话,他本来已经打算随便下一下,差不多就结束了,能与当今天下棋道最强之人对弈,学到点东西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

可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

只不过,棋桌面前的段空,只是惊讶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平静,直接落子。

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一点,顾锦年不得不佩服。

随着段空落子。

顾锦年随意落子,他对棋道了解不多,故而选择了最简单的棋法,抢占先机。

将几个重要节点抢占下来。

这是新手入门的核心之处。

占据有利之处,然后再去逼杀。

当然,这样的棋法,在真正的高手眼中不算什么。

棋道分前局,中局,和后局。

前局就是在布局,中局便是争棋,后局便是厮杀。

而随着第二棋落下,异象再度绽放,金色光芒当中,凝聚两朵金莲,这异象让人惊愕不已。

段空依旧没有任何波动,他是棋王,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顾锦年占据有利位置,而他选择布局,从更长远的角度去看待这盘棋,因为他知道,顾锦年很强,强到已经内敛了气势。

如此,双方交手十二回合。

顾锦年落子极快,他根本就看不懂段空的棋法,所以纯粹就是自己开心就好,毕竟段空没有选择与他厮杀,而是做自己的布局。

但凡段空要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围杀顾锦年,反而胜败很快就能浮现。

可当顾锦年十二子落下后。

突兀之间,十二朵金莲在这一刻,爆发出更为激烈的光芒,而金莲当中,更是浮现出十二道人影。

如同十二仙王,端坐金莲之上。

一股强大恐怖的气势,出现在棋盘之中。

此时此刻,有人再也忍不住了。

“这是十二仙王局啊。”

有人出声,指着棋盘声音颤抖不已。

“十二仙王局?这是什么局?”

“还有这种说法?”

“顾锦年落下十二子,看起来平平无奇,还有这种说法?”

“老夫从未听说过什么十二仙王局,你是不是在忽悠老夫?”

一些声音响起。

事实上,当顾锦年落子圣手之后,所有人都不可能放过棋盘的每一步。

说实话,如若说异象的话,顾锦年完胜段空,这等异象,让他们看的浑身发麻。

可最大的问题是,在场这些读书人当中,有不少懂得棋道,他们仔细观察发现,顾锦年的棋法太古怪了。

仿佛是一个新手下棋一般。

可顾锦年的气势,以及落子的速度,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新手。

如今有人提起这十二仙王局,让很多人实在是不理解,更有人质疑,认为这是瞎扯的。

“呵,这就是尔等的愚昧了。”

“棋道之说,有千千万万种可能,有道是千古无二局,十二仙王局,乃是上古棋谱之一,我曾经有幸看过一些相关书籍。”

“以十二子定乾坤棋局,这十二子,如同十二座仙王一般,牢牢控制棋盘,这样的棋路,是专门针对一些棋道擅长布局之人。”

“你们仔细看这棋盘,用心去看,这棋盘像不像是一个战场,而顾锦年布置的十二子,像不像十二尊仙王,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任你上天入地都无法逃脱。”

“而段棋王的布局,主要是在下半部分,他想要做长局,形成大龙之势。”

“可这十二仙王棋路,已经斩灭了他的希望。”

一名大儒开口,指着棋盘的方向,如此说道。

吹捧着顾锦年。

而众人仔细看去,发现还当真是这样,让他们有些惊愕。

“对。”

“就是十二仙王棋。”

“老夫也曾看过。”

就在此时,苏文景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他也跟着起哄。

承认了这毫无考证的十二仙王局。

不过,随着苏文景开口,这下子即便是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毕竟苏文景是半圣。

他说的话,众人还是得相信一二。

前殿当中。

随着十二仙王的异象出现,要说段空没有一点压力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顾锦年落子圣手,他就有些惊讶,只不过强大的素养,让他保持冷静。

可现在他真的有些无法冷静下来了。

但对比之下,顾锦年反而沉溺在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当中,十二子落下,顾锦年的目的很简单,占据有利之地。

然后在慢慢围剿,虽然这样做,输的一定是自己,可至少能学到一些东西,同时围剿几颗棋子。

顾锦年不懂棋道,可正常的规则还是懂,再加上也看过几本棋谱,这还真的要归功于自己老舅,若不是自己老舅非逼着自己看几本棋谱。

自己一窍不懂。

但眼下,也只是懂得一点,完全就是掌握游戏规则,有一定天赋罢了。

段空落子。

此时,顾锦年跟着段空落子,但现在顾锦年没有选择继续布局了,而是下复制棋。

没错,就是复制棋。

复制棋的好处就在于,敌人不可能一下子将你围杀,但坏处就是,复制棋必须要做多手准备,不然的话,很容易被对方反限制住。

可随着顾锦年的复制棋落下。

刹那间,一条黑龙出现,发出龙吟之声。

“这就化龙了?”

“嘶,我说了吧,说了是十二仙王棋局,你们不信,顾锦年已经开始布置大龙了,而且因为这十二颗棋子的原因,顾锦年必然会形成大龙。”

“段空拦都拦不住,这就是十二仙王局的恐怖之处,只要你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那么接下来你将会被疯狂限制。”

“顾锦年想要化龙就能化龙,而今顾锦年更是在逼迫段空跟着他走。”

“妙手,妙手,这当真是圣人妙手啊。”

吹捧之声再度响起。

显得无比兴奋。

“逼着段空跟顾锦年走?可为什么我感觉这好像是复制棋啊?”

“是啊,这不就是复制棋吗?”

“明明是复制棋,怎么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好像是段空跟着顾锦年走啊?”

虽然吹捧之声激烈,可还是有不少棋道大能忍不住开口,因为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顾锦年这是在下复制棋。

“尔等懂什么?”

“你们仔细想想看,围棋之道的核心是什么?”

“布局啊。”

“顾锦年已经布置好十二仙王棋局,如今看似是下复制棋,可实际上是什么?是在逼迫段空入局,十二仙王棋局一但布下,留给段空的机会就不多了。”

“若是他再下错三步,必死无疑,谁来了都没用。”

那声音激烈无比,一脸认真。

只不过,很多人没有相信,而是看向苏文景。

“文景半圣,您觉得如何?”

“文景半圣,您的意思是?”

众人实在是不相信此人,因为这棋局看起来,真没有那么高明。

听到这话,苏文景澹澹出声。

“错了。”

“不是三步。”

“两步。”

“留给段空的机会,只有两步棋了,我看到了一步,但看不穿第二步。”

“唉。”

“锦年的棋道之术,高深莫测,实不相瞒,老夫与锦年对弈过数百次,只赢过一次。”

苏文景出声,他顺势加了一把火。

说实话,他也没看到顾锦年到底在想什么,可现在有人在为顾锦年造势,他也只能跟着继续造势了。

只不过,苏文景这势,造的有些恐怖,这话一说,直接惹来巨大的争议。

“只赢过一次?”

“文景先生的棋道,虽不如段空棋王,但两者相差并不是巨大,若是与段空对弈百局,至少能赢十局吧。”

“嘶,只赢了一次?这怎么可能?”

“顾锦年当真是绝世妖孽吗?儒道,仙道,佛修,武道,几乎是样样精通,如今更是连围棋之道,也如此高深莫测吗?”

“或许,这就是天才吧?好比我等读书人,我们读书的时候,常常需要读数遍,才能明白经书之意,而有些人只需要读一遍,就能明白这书中蕴含的意思。”

人们议论着,一重重的声音,充满着震撼,也充满着不可思议。

只不过,就在这一刻,苏文景的声音继续响起。

“老夫唯一赢的一次,锦年让了老夫五子,说来也惭愧啊。”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在场所有人彻底沉默了。

让了五子才赢?

围棋之道,让三子已经是极限了,让五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顾锦年的棋道,到底有多恐怖啊?

前殿内。

段空的心,在这一刻彻底被扰乱了。

之前的异象,没有扰乱他的内心。

即便是十二仙王的异象出现,他也只是震撼。

可心理素质再强,也架不住这些人一直在扯东扯西啊。

尤其是这个苏文景,他没有质疑苏文景,可就是觉得苏文景在有意扰乱他的心境。

嗒。

眼看着时间快到,段空落子。

顾锦年几乎是瞬间跟着落子,还是复制棋。

一手。

三手。

五手。

十手。

段空直接下了十手,顾锦年跟了十手。

吃子。

终于,在这一刻,段空直接吃下顾锦年一子,顾锦年下复制棋,他就设下陷阱,直接吃下一子。

只不过,他留下一个破绽,只要顾锦年落子,自己也会被吃掉一子,但顾锦年敢真吃的话,那么他就可以顺势布局,逐渐形成大龙了。

同时这样也可以验证,这到底是不是所谓的什么十二仙王局。

然而,被吃掉一子后,顾锦年没有选择吃段空的棋子,反倒选择继续防守。

被吃掉一子,顾锦年就意识到复制棋还是不行,所以与其浪费时间自讨苦吃,还不如老老实实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这样即便是输了,也不会特别惨。

如同行兵打仗一般,打不过就赶紧跑,没必要硬扛着,百万精兵死了三五万,老老实实逃走,即便一路被追杀,最终还会剩下三五十万。

这就是【及时止损】。

这就是顾锦年的想法。

但在段空眼中看来,这完全不一样了。

当顾锦年落下一子后,风云变化,一重重的金光如同涟漪一般,荡了出去。

“我当真是看不懂了,明明是劣势,怎么感觉顾锦年好像赢了一样?”

“是啊,这棋局老夫也看不懂了,明明是顾锦年大劣势,可这异象就仿佛是顾锦年赢定了一般。”

“顾锦年这一手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明明有棋子可以吃,他不选择吃,而是落在这方面,与下方棋形成制衡,又是在布局吗?”

“还好我不懂棋道,实话实说,即便是我看不懂,也觉得顾锦年好像处于下风,但这样的情况,又显得是顾锦年处于上风,不懂真好,真要懂的话,人都要傻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

众人实在是理解不了。

可苏文景的声音,在这一刻又缓缓响起。

“还剩下最后一步了。”

苏文景澹然的声音响起,使得后者沉默到了极致。

也让所有人哑口。

刚才苏文景说了,段空只有两步棋可走。

现在又说还剩下一步。

这种压力,别说段空了,在场所有人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实话实说。

前殿当中。

段空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旁人的言语,扰乱了他的心神。

顾锦年的异象,更是让他压力巨大,尤其是顾锦年不按套路下棋啊。

他仔细盯着棋盘。

几乎是刹那间,他推演未来的结局,他想知道顾锦年下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可随着推演,再加上这恐怖的心理压力,让段空愈发皱眉。

棋局之道,本身就千变万化,尤其是现在,连中局都算不上,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段空想要试图看穿未来所有的局面。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段空的心乱了。

被苏文景,也被这些杂七杂八的声音,彻底扰乱了。

到最后,段空落子,开始防守。

显得小心翼翼,因为他看不穿这棋局。

只能等到中局。

然而,苏文景的叹息声响起了。

“他没有机会了。”

这样的声音响起,让段空心情更加复杂,他真的很想放下棋子,直接去找苏文景,跟他单挑。

他娘的,你输了就输了,就一直在外面哔哔,少说两句话不行吗?

观棋不语不知道吗?

段空是真的无奈。

要是别人瞎逼逼,他真不会说什么,可苏文景不一样,他与苏文景认识许久,知道这个人的性格。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会被干扰,要换做其他人的话。

他还真不会如此。

然而段空等了十息才落子,顾锦年不一样,他落子极快,几乎没有思考。

原因很简单。

顾锦年纯粹就当做玩一玩,根本不在乎输赢,而且想法是一下子这个,一下子那个,根本就没有半点章法可言。

但就是因为这种没有章法,反而增加了一重高深莫测。

如此。

段空每一次都需要思考十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落子。

抛开棋局不谈,在所有人眼中,气势上段空输了太多太多了。

两人交锋二十手。

前殿之外。

苏文景的声音再度响起。

“棋局已定,还要挣扎做什么?”

“大大方方承认失败,有何不妥?”

“老夫身为半圣,输在第七局,也无任何怨言。”

“堂堂棋王,难道输不起吗?”

苏文景的声音响起,他也不管顾锦年到底会不会下棋,反正这样说话,肯定能影响到段空的心境。

的确。

听到这话,段空是真的郁闷了,他本身下着就难受。

看不穿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这异象实实在在摆在面前,想说顾锦年在乱下棋,这异象你又如何解释?

再加上之前有人吹捧着什么十二仙王局。

越到后面,他的目光就不得不聚集在这十二颗棋子上。

的确牢牢控制着棋盘中心,而且莫名有一种错觉,任凭自己怎么下,这十二颗棋子,就如同十二尊仙王一般,又如同十二座大山。

耸立在自己面前,根本无法跨越。

做局也好。

化龙也罢。

若是不解决这十二颗棋子的话,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可不化龙,选择做局,那么顾锦年就可以做龙,一但形成大龙,那就输的彻彻底底。

因为自己压根就看不到顾锦年的龙在何处,也不能去布置屠龙棋。

进退两难。

当真是进退两难啊。

围棋之道,有三大忌。

第一,自傲。

过度的自傲,会使得自己陷入‘当局者迷’的情况,国手又如何?圣手又怎样?入了棋局之中,很容易被迷惑。

第二,急。

下棋不能急,一但急了,就容易出错,而一但出错,将会陷入深渊。

第三,想太多。

越是去想太多,反而越看不穿,围棋三百六十一交点,每一步棋都能衍生四步,如此一来,若是强行推演,有亿亿亿亿亿亿种变数。

这种变数,极其恐怖,凭借个人之力,想要全部推演出来,可能吗?

而且只给你十息的时间,除非是棋圣亲临,甚至就算是棋圣亲临,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吧?

眼下,段空犯了两大忌。

急了,和想太多。

他没有自傲,这一点很好,可这两个大忌,也足矣让他陷入万丈深渊。

嗒。

他再落子,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

然而。

苏文景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棋道,应当做好输得准备,再考虑赢的事情。”

“输棋是必然,赢棋才是偶然。”

这一次,苏文 说的话,让所有人彻彻底底沉默。

这简直就是杀人诛心啊。

把段空说的话,原封不动的重新说了一遍。

这对段空而言,几乎是致命打击。

“唉。”

长长的叹息声响起,随着顾锦年快速落子后。

段空彻底看不穿这棋局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下。

“我输了。”

过了半响,段空将手中之棋放在天元之地,而后开口,主动认输。

他输了。

至少气势上和心境上,他比不过顾锦年十分之一。

虽然说苏文景的确在干扰自己,可无论如何,自己被干扰成功,其实也是一种输法。

但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看不穿顾锦年。

的的确确看不穿啊。

若是能看穿顾锦年,别说苏文景干扰了,就算是苏文景站在自己身旁,大吼大叫,自己也不会输。

随着段空主动认输,在场众人也不由惊呼。

“看到没有,这就是十二仙王局,我没有说错吧?”

“你们还不信我?”

“东荒棋王段空都下不过此棋。”

“不过也不怪段空下不赢,主要是这棋法太过于诡异,而且失传无数年,我也是今日有幸看到这种棋局。”

“如果再给段空一次机会,顾锦年不一定能赢,当然,若是再下一局,顾锦年只怕也会换一种方式了。”

那大儒开口,极力证明自己的言论没有错。

不得不说的是,随着段空认输,众人还真的不得不信了。

没办法啊,棋王都认输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愿意相信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今日之棋局,涉及到了天命,他们不相信段空会主动让出天命。

所以,输了就是输了,找什么理由都没用的。

此时此刻,众人看向顾锦年,眼神当中满是震撼与难受。

震撼的原因,则是顾锦年几乎是样样精通。

但难受的原因,则是有一个顾锦年这样的人,让他们实在是生不出任何追赶的意念啊。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儒道强,修仙强,佛法强,武道强,身份又如此超然,而今连棋道这种深奥无比的东西,顾锦年都如此精通。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第一场对弈,就将东荒棋王赢了下来。

这如何让他们能保持平静之心啊?

而棋盘对面。

顾锦年则有些诧异。

他全心神还在这场棋局之中,可没想到段空居然认输。

“前辈。”

“棋局还未结束,怎么算输?”

“再者,从这棋局来看,晚辈处于劣势啊。”

顾锦年回过神来,他有些搞不懂了,忍不住询问后者。

听到这话,后者苦笑一声,看向顾锦年道。

“这盘棋虽未下完,但老夫心中棋局,已经结束了。”

“论心境,老夫不如顾公。”

“论棋势,老夫也不如顾公。”

“输了,便是输了,顾公莫要谦虚。”

段空倒也实在,他输得起,自然也就看得开。

“这.......”

此时此刻,顾锦年是真的有点小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棋道一脉,老夫认输。”

“此棋,也让老夫深刻明白,老夫的不足之处,多谢顾公。”

段空出声,说完朝着顾锦年一拜。

他认输,而且心服口服。

只不过,下一刻,段空大步朝着前殿外走去,目光瞬间锁定在苏文景身上。

“老匹夫,敢不敢与我一战?”

输了棋,段空不难受。

他最难受的就是苏文景一直喋喋不休,如今主动认输,他要找到苏文景一决高下。

“来啊。”

“怕你不成?”

听着段空之言,苏文景也不带怂,直接开口。

“这里打架不方便,去山下,老夫不跟你分个高低,这东荒棋王的称号,你拿。”

段空是真的动怒了。

不过想想也是,换做任何人下棋,旁边总有一个声音,喋喋不休,阴阳怪气,换谁谁受得了?

“等我徒儿过完九关,与你一决高下。”

苏文景不怂,但他想要等顾锦年连过九关再说。

听到这话,段空也点了点头,同意苏文景的请求。

而此时。

对于顾锦年而言,赢下堂堂东荒棋王,当真有些戏剧性。

前前后后两者都没有交手过百。

东荒棋王就已经认输了,这让顾锦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对方已经认输,自己若还是上去说些便宜话,反而落个下乘。

当下,顾锦年没有多余,朝着下一个棋局走去。

后者是一位国手,双方作揖,而后顾锦年依旧是先行。

落子之后。

金光再度绽放,而且异象比之前还要夸张一些。

段空乃是东荒棋王,他都输给顾锦年了,可见面对这异象压力有多大?

所以第二位国手,也深感压力,他不如段空。

两者交手二十回合。

突兀之间,棋盘之上,绽放一道道金甲将士,显得杀气腾腾。

“满城金甲局。”

熟悉的声音在这一刻再度响起。

依旧是那位大儒,他几乎用最浮夸的表情说出这话,再一次惹来众人好奇。

前者有十二仙王局,现在又整出一个满城金甲局?

你他娘的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但不可否认的是,顾锦年实打实赢了东荒棋王,所以再怎么不合理,众人也只能选择相信,不然的话,上去试试?

“老夫认输。”

三十手时,第二局的国手实在是承受不住异象压制,杀气腾腾的金甲,仿佛要实质化出现,将他噼杀下来。

这种感觉,唯有交手的时候才能感觉得到。

就仿佛这盘棋若是自己赢不下来,可能要毙命在此。

他们是过来下棋的,不是过来玩命的。

所以选择在合适的时间,直接认输,反正东荒棋王都认输了,他们认输并不丢人。

第二局赢下。

顾锦年心中更是苦笑不已。

来到第三人面前。

依旧是双方作礼。

随后,落子十手,又是异象出现。

“海上明月局。”

“这是海上明月局,千古棋局,千古棋局。”

那大儒的声音,从来没有迟到,导致前殿之外,苏文景不由看向后者。

“这得给多少好处啊。”

“堂堂大儒,如此吹捧,当真是罕见啊。”

苏文景心中暗道,他也觉得对方有些离谱,可你要说离谱吧,每次等到异象出现之后,这家伙马上就能说出极其符合的棋局名来。

这些名称,完全无从考查,而这无从考查,就代表着,你也不知道是真的,你也不知道是假的。

可结合之前种种,让人不得不相信啊。

“十日当空局。”

“大道青莲局。”

“魔禽降世局。”

“三清乾坤局。”

此时此刻,整个稷下学宫内,除了这大儒的声音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声音了。

而且这大儒的表情,越来越浮夸,越来越歇斯底里,到最后更是浑身发抖,指着顾锦年,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一般。

导致不少人脸色古怪。

“嘶。”

“局中局。”

等到第八局的时候,这大儒的声音再度响起。

刹那间,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玛德。

局中局都来了?

编不下去就别编了啊,有必要这样吗?

你这到底是收了多少好处啊?

有钱兄弟们一起赚啊?

你个老王八蛋,吃独食吗?

无数目光落在他身上,后者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不由咳嗽一声,也意识到自己越说越离谱了。

“此乃大道局中局。”

他开口,强行加上大道两个字。

可众人真的不愿意相信了,他们知道顾锦年棋道之术,的确厉害,可绝对不是这样的。

什么局中局,什么十日当空局,这一定是瞎编的。

“老夫认输。”

第八位国手,苦笑摇头,他管这是不是局中局,反正这异象他顶不住,直接开熘。

来到最后一人面前时。

顾锦年苦笑不已。

说实话,顾锦年也听到了有大儒在吹捧自己,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尬。

可没办法,总不能去抨击对方吧?

人家明明是好心帮自己,自己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去抨击别人,这的确有些过分。

“晚辈见过前辈。”

顾锦年来到第九人面前,按老规矩作揖礼拜。

“顾公客气。”

后者微微一笑,随后猜子。

不过这次对方执黑棋先行。

老者落子。

顾锦年这回也索性直接点,直接落子天元。

冬。

刹那间,雷霆之声响起,一条大龙自棋盘上,直接腾飞而出,万丈金龙,盘旋在天穹之上,恐怖的气势,死死压制住对方。

“神之一手。”

熟悉的大儒之声响起。

这一刻,对方目瞪口呆,指着棋局,紧接着倒抽一口冷气,当场晕了过去。

浮夸到了极致。

而人群当中,长云天皱着眉头,他是越听越烦,看到对方直接晕过去了,很想过去踩一脚。

“此人是谁,好好调查一下,他一定有问题。”

长云天懂得棋道,他虽然不明白顾锦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可以确定,这个一直在吹嘘顾锦年的人,就一定有大问题,很大的问题。

然而,听到这话,李若渝突然神色一变,在长云天耳边道。

“师兄。”

“这好像是我们的人。”

随着这话一说。

长云天脸色更加难看了。

玛德,是自己人?

绝了。

前殿当中。

第九位国手,更是脸色惨白。

“老夫认输。”

“此等神之一手,老夫从未见过,棋道之路,当真是无穷无尽,今日能与顾公对弈,当真是老夫三生有幸啊。”

后者实实在在是顶不住这么恐怖的异象之威了。

他后退半步,二话不说,直接熘了。

这他娘的那里是下棋啊?

这是在赌命。

上来就是这样的异象,谁跟你玩啊?

第九国手退场。

顾锦年连过九关。

用这种不可思议的方法,击败天下九大国手,其中一位更是东荒棋王。

对于这个结果。

顾锦年自己都难以想象。

可就在此时。

轰!轰!轰!

天象大变。

当第九人认输之后,恐怖的异象直接形成。

各种祥云汇聚而来。

金色大龙,在这一刻化作一道天命,朝着顾锦年奔腾而起。

但与此同时。

悬浮在天穹之上的天命古星,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恐怖的光芒。

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极为恐怖。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作者_七月未时_其他书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