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17章 草菅人命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凡郎,你不在的时候,欧阳旭找人来欺负我们,他还把我们赶出了东京!”

宋引章依偎在袁旭东的怀里哭哭啼啼地道,这时,赵盼儿从后面追了上来,袁旭东立刻抱着宋引章翻身下马,走向赵盼儿,他的眼神难掩关心,他一把拉过形容狼狈的赵盼儿,将自己身上的黑色披风给她披上,脸色难看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欧阳旭找人欺负你们了?”

眼下袁旭东鲜衣怒马,意气风发,与一身狼狈的赵盼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赵盼儿强行忍下眼眶的酸涩,低下了头道:

“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而已,欧阳旭找来城东厢的厢吏,把我们几个赶出了东京!”

见赵盼儿不愿意多说,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孙三娘和银瓶丫头忙插嘴告状道:

“公子,欧阳旭找来的那个狗官厢吏还当着我们的面收了德叔的钱,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我们都给绑了起来,说我们是攀咬官员,讹人钱财的刁妇!”

“就是,他还说我们是没有凭由的流民,不得进入东京城,还让我们坐着驴车游街示众,那些东京城的老百姓们都拿臭鸡蛋和烂菜叶什么的砸我们!”

这时,宋引章也抬头看向袁旭东告状道:

“那个厢吏还要扒我们的衣服羞辱我们,他还让手底下的官差打我们,姐姐的额头都受伤了,流了好多的血!”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什么?”

听孙三娘,银瓶丫头,还有宋引章七嘴八舌地说完,袁旭东脸色铁青,他伸手想要察看赵盼儿额头上的伤,赵盼儿却不自觉地偏头避开,不想让他看见自己额头上的伤痕,她强装镇定,想要转移话题道:

“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而已,已经好了,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你们萧家的其他人呢?”

“他们都在驿站休息,明天会有礼部的官员去接他们!”

看着性格倔强的赵盼儿,袁旭东眉头微皱道:

“在我面前,你能不能别总是这么硬挺着?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能给你兜着!”

“你就那么想看我笑话?”

看着说话做事越来越霸气了的袁旭东,一阵委屈突然袭上赵盼儿的心头,她眼睛一酸,强忍着眼泪哽咽道:

“你这身衣服真好看,真威风,以后要一直这样,别再像在钱塘的时候那么吊儿郎当的了!”

“赵盼儿,有意思吗?”

看着眼眶泛红,强忍着眼泪的赵盼儿,袁旭东直接将她揽入怀里温柔道: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走,跟我回东京,我帮你报仇!”

“好!”

被袁旭东拥进怀里,赵盼儿再也忍不住眼泪,呜呜哭泣起来,看着伤心落泪的赵盼儿,袁旭东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撩开她额前的头发,察看起伤口,伤口不深,略有些狭长的擦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不会留下永久性的伤痕。

......

带着赵盼儿等人重新回到东京城内,袁旭东找了一家名医馆,赵盼儿身上披着袁旭东的披风,一名大夫正蘸着药酒准备替她擦洗额头上的伤口道:

“酒杀伤口会有点疼,你要忍着点!”

说罢,见赵盼儿微微点头,大夫便用药酒替她擦洗伤口,赵盼儿只觉得一阵剧疼袭来,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旁边的孙三娘,宋引章,还有银瓶丫头也在用药酒处理伤口,她们却是安安静静的,见她们这样,赵盼儿不禁有些脸红起来,就在这时,袁旭东从医馆外走进来,他特意避开赵盼儿等人吩咐萧炎和萧厉带人去抓城东厢的厢吏,至于欧阳旭那里,他会亲自带人去处理,欧阳旭毕竟是高观察家的女婿,由宫中贤妃赐婚,又是今科探花,大庭广众之下,袁旭东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过,再有身份的人,月黑风高的时候,也就是一刀的事情,不行就两刀,三刀,人死为大。

走进医馆内,听见赵盼儿的轻呼声,袁旭东走到大夫跟前道:

“我来吧!”

“好!”

大夫将棉球和药酒都交给了袁旭东,袁旭东拿着棉球蘸了蘸药酒,替赵盼儿轻轻擦拭起来,赵盼儿抬眸看着温柔的袁旭东,顿时安静了下来,眼神温柔,只是不时地轻嘶一声,赵盼儿坐在椅子上,袁旭东站着不方便,便在她跟前单膝跪了下来,温柔地一手轻扶着赵盼儿的后劲,一手轻轻以药酒擦拭她额头上的伤口,见赵盼儿疼得微微蹙眉,还不时地轻嘶一声,他的动作不由地更加的小心,温柔起来,眼神无比认真,眸光似水温柔。

渐渐地,赵盼儿原本还在忍着疼痛,只是见袁旭东如此温柔,她不由地多看了两眼,也就是多看了这两眼,她不禁被袁旭东的认真和温柔所吸引,目光定定地看着他,眼神温柔似水,一时间竟是忘记了疼痛,等袁旭东替她擦拭好了伤口,见她仍目光痴痴地看着自己,不由笑道:

“怎么了,傻乎乎的?”

听到袁旭东的调侃声,赵盼儿回过神来,脸色微红,慌忙掩饰道:

“没有,就是,就是酒味有点熏人!”

“熏人?”

看着突然害羞了起来的赵盼儿,袁旭东心知肚明,不禁笑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是吧?”

“没有!”

看着取笑自己的袁旭东,赵盼儿脸红道:

“你胡说些什么呀?谁醉了?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当然是我醉了啊!”

看着眼神躲闪的赵盼儿,袁旭东心里甚是想念她的味道,有道是小别胜新婚,袁旭东现在的心思大抵便是如此,只见他微微站起身,左手抚着赵盼儿的后劲,右手撑在她旁边的椅子上,俯下身子,在她嫣红的丹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嬉笑道:

“还是熟悉的味道!”

“你......”

当着宋引章,孙三娘,银瓶丫头,还有几位老大夫的面,被袁旭东轻轻地啄了一下嘴唇,赵盼儿倏地一下面红耳赤道:

“你,你干什么呀,讨厌!”

“讨厌?”

就在袁旭东想要继续调侃赵盼儿,帮她疏导一下情绪的时候,萧炎和萧厉走了进来禀告说城东厢的厢吏已经抓了回来,袁旭东让他们去外边等着,又买回来几件衣裳,等赵盼儿几人处理好伤口,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袁旭东便带着她们一起去了医馆的后院中,这家医馆正是萧家的产业之一,也是萧家为数众多的情报据点之一。

不算非常隐蔽,但是一般的人也查不到,能查到这儿的人多半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东京,皇城司算是最强大的情报组织,这次回东京,皇城司的掌事官员雷敬和萧钦言暗地里达成了攻守同盟,顾千帆也摇身一变,变成了皇城司的二把手,只在雷敬之下,在萧钦言失势之前,只要袁旭东做的事不是太过分,或是被人抓住什么痛脚,他就无需禁忌。

医馆的后院中,那厢吏已经被萧炎等人收拾了一顿,此刻正跟龟孙一样跪在地上痛哭求饶,见袁旭东带着赵盼儿等人走进院中,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忙磕头求饶道:

“萧公子饶命,萧公子饶命,小的猪油蒙了心,都是新科探花欧阳旭指使我干的,他刚搬到城东坊的时候,就给小的送过一回见面礼,这回又让人送了十五贯钱过来,还请萧公子开恩啊!”

赵盼儿也知道是欧阳旭找的他,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人,想到这里,她便看向跪在地上求饶的厢吏问道:

“除了欧阳旭,还有没有其他人指使你?比如高家的高观察?”

“没有,没有!”

听到赵盼儿的问话,厢吏吓得连连摇头求饶道:

“我就是城东坊的小吏,那些真正的高官怎么可能找我办事,娘子饶命,娘子饶命啊!”

“饶命?”

看着跪地求饶,好不狼狈的厢吏,孙三娘掐腰骂道:

“你个狗官,你不是说你就是王法吗?你让我们姐妹几个坐在驴车上游街示众,现在你磕几个头,喊几句饶命就算了?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娘子饶命,娘子饶命啊,对了,我还有五百贯钱,这是我的全部身家,我可以赔偿给你们!”

见袁旭东目光冷冽,知道萧家的行事风格,厢吏悔不当初,心里恨死了欧阳旭和德叔,他就不该贪便宜,当时赵盼儿她们都已经说了她们是萧家的人,他原本已经打了退堂鼓,可德叔又临时加了一袋金银,他见赵盼儿等人是外地人,又对萧家的基本情况一无所知,便认定她们是在蒙骗自己,可没想到她们真是萧家的人,现在害苦了自己,想到这里,他连忙爬到袁旭东的脚下,抱着他的大腿痛哭求饶道:

“萧公子饶命,萧公子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的老父母要供养,下有嗷嗷待哺的妻子儿女,还请萧公子开恩啊!”

“八十岁的老父母,还有嗷嗷待哺的妻子儿女?”

看着痛哭求饶的厢吏,袁旭东脚上使劲,将他一脚踢开笑道:

“像你这样的人还能家庭美满,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啊!”

说罢,袁旭东转向萧炎吩咐道:

“拉出去,给他留一个全尸,再拿五百贯钱给他的家人!”

“是!”

萧炎领命,他单手拎着厢吏的后脖颈便要往外走去,那厢吏吓得当场失禁,裤子都尿湿了,大声哀嚎着求饶道:

“萧公子饶命啊,萧公子饶命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绕我一条狗命吧!”

不单单是那厢吏吓得当场失禁,宋引章,赵盼儿,孙三娘,还有银瓶丫头也吓傻了,虽然厢吏对她们做的事情真的很过分,她们也很想报复一下厢吏,但是她们从没想过要杀人的地步,毕竟那是一条鲜活的人命,眼看着厢吏就像是待宰杀的猪羊一样被萧家的护卫给拖出去宰了,赵盼儿率先回过神来,她立马站出来阻止道:

“等等,别杀他,把他打一顿,再赔偿给我们四百贯钱,把和欧阳旭勾结的事情写个切结书出来就好了!”

闻言,萧炎不禁看向袁旭东,见他没什么表示,便拎着厢吏继续往外走,眼见袁旭东无动于衷,那厢吏便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赵盼儿的身上,只见他痛哭流涕道:

“赵娘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是人,我赔偿你们钱,我写切结书,饶我一命吧,我以后一定重新做人,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爹啊,饶命啊!”

见厢吏这么可怜,又好像是真的幡然醒悟了,赵盼儿,孙三娘,宋引章,还有银瓶丫头不由地心软了下来,纷纷劝袁旭东道:

“凡郎,你就饶他一命吧,他是有错,但是罪不至死啊!”

“是啊,凡郎,我不想你杀人,不值得!”

“公子,就按盼儿姐说的办吧,打他一顿出出气,再要他赔偿一笔钱,写份和欧阳旭勾结在一起的切结书出来!”

“萧公子,我们也就受了点皮外伤,不碍事的,坐驴车游街示众虽然是屈辱了一点,但也犯不着因此而杀人啊!”

见赵盼儿等人都替厢吏求情,知道她们心软,见不得别人受难,袁旭东便看向萧炎吩咐道:

“萧炎,就按照夫人的意思去办吧!”

“是!”

萧炎领命而去,袁旭东陪着赵盼儿等人闲聊着,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萧炎拿着一张切结书和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回来,袁旭东将钱袋交给赵盼儿,自己留下那份切结书澹澹地说道:

“这些钱你拿着,切结书放我这儿,以后欧阳旭的事你就别管了,交给我来办吧!”

“可是......”

不等赵盼儿开口反驳,袁旭东直接瞪了她一眼道:

“这件事你必须要听我的,还有,我给你的金牌呢?我萧家的金牌连个厢吏都不放在眼里了?”

听袁旭东提到金牌,赵盼儿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她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宋引章,见她脑袋都快要埋到胸口了,不由地自己担下责任道:

“金牌我没带在身上,那个厢吏以为我们是在骗他,所以......”

“是吗?”

见赵盼儿眼神躲闪,不等她把话说完,袁旭东直接打断她道:

“赵盼儿,几天不见,你都学会撒谎了啊?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把我的金牌弄丢了?”

“没有弄丢!”

抬眸看了袁旭东一眼,赵盼儿不禁低下脑袋声若蚊吟道:

“我把金牌借给别人了!”

“什么?”

和赵盼儿离得极近,要不然的话,袁旭东真怀疑是自己听错了,那块云纹金牌就等同于他的身份象征,可以调用萧家的资源为己所用,他就是放心不下赵盼儿等人,才会把这么贵重的金牌给了她,可赵盼儿竟然把它借给了别人,想到这里,他不禁恼怒道:

“赵盼儿,你是怎么想的?你才来东京几天?什么人这么重要,让你不惜把我萧家的金牌都借给了他?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块金牌有多重要?”

见袁旭东发火,宋引章,孙三娘,银瓶丫头都低着头,一声也不敢吭,孙三娘和银瓶丫头都悄悄地看了一眼宋引章,只见她站在那瑟瑟发抖,还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孙三娘原本还想跟袁旭东解释一下,见她这样,便也只能打消了主意,只能让赵盼儿扛着了,萧公子那么喜欢盼儿,应该不会惩罚她吧?

在她们跟前,袁旭东训斥完赵盼儿,赵盼儿虽然知道是自己错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刚刚受到这么大的委屈,袁旭东还凶自己,而且自己也是替宋引章背的黑锅,便不由地委屈嘴硬道:

“你给我金牌的时候,你也没说它有多重要啊?再说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承受不起,你干嘛还要给我啊?”

“你,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看着强忍着眼泪的赵盼儿,袁旭东不禁按耐住怒气,他既生气赵盼儿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的就借给了别人,也有些吃醋,自己是在乎赵盼儿,才会把那块代表自己身份的金牌给了她,可她却随随便便的就给借了出去,这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说吧,你把金牌借给谁了?”

袁旭东按耐住怒气问道。

看了袁旭东一眼,赵盼儿自然不能告诉他金牌到底是借给了谁,要是供出张好好的话,拔出萝卜带出泥来,宋引章也脱不了干系,自己欠了宋引章姐姐一条命,也答应过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宋引章,救命之恩,还是以一命换一命的救命之恩,赵盼儿是怎么也报答不了的,只能努力兑现当初的承诺,把宋引章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这些想法一闪而逝,赵盼儿看向袁旭东道:

“借给了谁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会帮你要回来的!”

“你......”

看着就连借给了谁都不愿告诉自己的赵盼儿,袁旭东气道:

“好,既然你不知道珍惜,那就还给我好了,明天,明天这个时候就还给我!”

“好!”

赵盼儿斩钉截铁道,说罢,她看了一眼还在气头上的袁旭东道:

“你送我们回客栈可以吧?”

“不送!”

袁旭东气道。

“不送就不送,我们自己走回去!”

瞪了袁旭东一眼,赵盼儿走向宋引章,孙三娘,还有银瓶丫头,她拉着始终低着头的宋引章的小手,看向孙三娘和银瓶丫头道:

“引章,三娘,银瓶,我们走吧!”

“站住!”

见赵盼儿带着宋引章等人要一路走回三元客栈,袁旭东喊住她们道:

“我在广德坊桂花巷有一处别院,这些天应该打理好了,你们搬去家里住吧,老住在三元客栈也不是事!”

闻言,赵盼儿也没有拒绝,虽然跟袁旭东闹了点小矛盾,但也不至于跟钱过不去啊,住在三元客栈那么贵,吃的住的全都要钱,住在自己家里就好多了,最起码住房的钱可以节省出来,再在家里自己做饭吃,那就更省钱了,想到这里,她看向袁旭东道:

“我们的行李......”

不等赵盼儿把话说完,袁旭东没好气地道:

“我会派人去取的,走吧!”

“好吧!”

赵盼儿带着宋引章等人向医馆外走去,脸上满是开心的神情,她们从钱塘来到东京,总算是有一处可以安家的院子了,这让她们有一种归属感,而不是住在客栈里的那种漂泊感,袁旭东走在后面,这时,萧炎走到他身边禀告道:

“公子,都处理好了,不出半个月,他必死无疑,那些暗伤午作查不出来的!”

看了一眼萧炎,袁旭东不置可否道:

“等他出殡那天,记得奉上五百贯的礼金!”

“是,公子仁慈!”

听萧炎夸奖自己仁慈,袁旭东脚步微顿,他看了一眼满脸认真的萧炎直接道:

“你是认真的吗?”

“是啊!”

萧炎看向袁旭东理所当然地道:

“钱塘那件桉子,死了几十个皇城司的探子,相公以顾指挥的名义每人补偿了一百二十贯,那些家属全都感恩戴德的,五百贯可比一百二十贯多多了,一条人命可不值这么多钱!”

“是吗?那人命还真是不值钱啊!”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