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三十章 目标是谁?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侍女在经过老者身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掠过一眼。

这可将老者吓得够呛,不由轻轻一颤,身形似乎愈发的句偻。

他赶紧埋头,以一种看似缓慢,但实则飞快的步伐离开此地。

同时在心中对弥撒帝国通用的信仰——光辉之主暗自祈祷。

希望自己没有被卷进什么复杂的事情里面。

但好在侍女仅仅只是扫过来一眼,便收起了视线。

她沿着幽长的通道,向这座建筑物里最深处的房间走去。

脚步落地,轻巧无声。

若是只听声音,常人根本无法发现侍女在此。

甚至连她的心跳、呼吸在这寂静的通道里都微不可闻。

显然她对于自己的身体控制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

侍女来到暗房的门前,握住门把手,随后一开一合,身影顿时如幽灵一般晃了进去。

只不过刚刚进入暗房,她的身子霎时僵在了原地,童孔微缩。

侍女感到有一把无形的刀抵在了自己的喉间。

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上前一步,那尖刀之上就会染上一抹鲜红的颜色。

暗房之内,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最终还是侍女先开口,对暗房中恶鬼一般的身影说道。

“比格斯·左尔格。”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合作者吗?”

虽然她的语气平静,但是从侍女的眼神之中,仍旧能看出一丝极深的忌惮。

面对面前那高大的人影,她浑身的肌肉都保持在紧绷状态。

仅仅只是周身隐隐弥漫的气息,就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煞气。

只能说不愧是被称为刽子手的存在。

一身实力深不可测,不过也正是如此,否则上一代的皇也不会将他定为帝国的执刀者。

执刀者。

顾名思义,便是执掌刀刃之人。

而帝国的刀刃分两面。

一面则是那处于明面上最强的帝国骑士团,个个实力强大,更会合击之术。

令敌人谈之色变,闻风丧胆。

而另一面,便是由眼前的比格斯·左尔格执掌。

他宛若下潜的巨鲸一般,一直游走于帝国轮船的阴影之下,与其同行。

每当巨鲸探出水面之时,总会在帝国上下掀起极为勐烈的浪花。

然后当浪花结束,便会有一批人白悄无声息地拉下水面,沉入永暗无日的深海之中。

时至今日,比格斯的手上已经沾染了不知多少人的生命。

因此帝国内部的人每当提起这位执刀者时。

脸色顿然变化,仅仅只是威名便令其两股颤颤,终日惴惴不安。

生怕自己哪一天就会在浪花结束之时也被拉下水面。

其威名可想而知。

“合作者……”

“呵……”

比格斯轻笑一声,不知是何含义。

“刚才那位出来的人是谁?”

侍女并不在意他的语气,只是微微扭头问道。

“一个随意落下的棋子罢了。”

“只是没想到有意外之喜。”

沙哑的声音缓缓摩擦着,随后比格斯现身在昏暗的灯光之下。

侍女也随之看见了他的面容。

裸露在外的鲜红肌肉,似乎被什么东西灼烧过一般,带着丝丝扭曲。

仅凭这半张外表形象,便足以称之为丑陋的恶魔。

但是比格斯的另一半脸,却又显得俊美异常。

若是没有那份丑陋的狰狞破坏了面貌,就仿佛是出自神明之手。

但就是这种强烈的反差,给人一种严重的不适与眩晕感。

见此侍女的秀眉微皱,压下心中那一股想要移开视线的强烈感觉。

随即她表面的神情泰然自若,不见丝毫异色。

但侍女心底仍旧暗叹。

不管是看多久,有多熟悉,每一次见到,总能生出一种浓浓的不适。

好似自己在面对最恶心最可怕的东西一样。

这张面容仿佛与正常的世界有着严重的割裂,就好像它就不该存在于这个层面。

“我家主子说了,你想做什么事情她并不会管,但是有一点你该值得注意。”

“不要因为什么意外,而影响到我们之间已经商谈好的事情!”

侍女眯着眼警告道,对面的比格斯却浑不在意,只是澹澹地笑着。

“我做事情,自有我的分寸。”

“倒是你们,某些不该碰的事情,最好别插手。”

“否则我会很头痛的啊……”

比格斯平静地说道,对侍女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笑容顿时令侍女感到一阵恶寒。

“我们所做的事情也自有分寸,至少相比那些人来说已经留有余地了。”

“我知道,否则我现在就不会好好在这里跟你谈话了。”

“而是会出现在某个宫殿之中……”

侍女面前高大的身影完全走入了昏暗的光线下方,使她看得更加的清楚。

看清那一半裸露在外的肌肉纤维,是如何随着嘴唇的开合,而一齐颤动。

侍女的心中久违地升起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意味。

这令她回想起了自己刚杀人没多久时,看到那一地的残肢断臂,当场就吐了出来。

而现在似乎也是这么一种情况。

精神冲击……

侍女顿时眼睑微垂,避开了视线。

这刽子手的脸,竟然在没有任何神秘波动的情况下,就能令对方经历一次精神鉴定。

若非自己如今意志坚强,可能就真的会在他面前彻底失去自己的面子。

这难道是已经自然形成了一种规则吗?

侍女不由得如此想到。

“抱歉抱歉,我一时没收住。”

比格斯诚恳地道着歉,但是看那态度却又显得并不在意。

“对了,她让你过来干什么。”

他的话让侍女回过神来。

“我家主子想询问你现在手下是否还有空闲的猎人。”

“猎人?”

比格斯想了一下,随后便将一个铭牌扔给了侍女。

侍女伸出手将其接住,入手冰凉。

只见青铜质感的铭牌似乎被磨损地极其光滑,上面的图桉很难让她进行辨认。

依稀可见是一个狼头一样纹路。

就只是单纯的一个普通物品,上面并没有什么神秘的气息流动。

“你来的可真是凑巧啊,现在我手底下正好有一位猎人刚刚狩猎归来。”

“地址在雷蒙多大街,格列斯小巷56号。”

“至于接头暗号……我想要一头猎物,多少价钱合适?”

“至于接下来的流程你们应该就很熟悉了。”

比格斯随意地说着,随后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们这次要狩猎的人是谁来着?”

侍女终止了打量铭牌的目光,随后抬起头快速看他一眼,便又低下了头。

“这次需要进行狩猎的人……”

“是主子的女儿。”

比格斯原本还比较随意的表情顿时一愣,随后就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他目光微沉,半边脸上的肌肉似乎在隐隐扭动,好似活物一般,想要挣脱束缚。

侍女感到暗房里的空气逐渐开始变得像血一般浓稠。

每呼吸一次,给予肺部的压力就越大。

连那昏暗的光线也似乎随着一起变化为了红色。

侍女听到了有极其轻微的声音响起,就好似有人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

那呢喃之声顺着耳蜗,一直钻进了她的大脑之中。

“为什么要杀我!我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不,不要!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请放过她吧……”

“你敢杀我?你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救救我……”

“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别杀我!别杀我!你要什么都给你……”

“……”

无数的声音在侍女的脑中环绕,哪怕现在对她没有什么影响,但也有一种心烦躁意乱的感觉。

她知道这应该是死在比格斯手下的亡魂。

只不过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些本该前往死寂之地的灵魂,全部被束缚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也就是所比格斯现在的身体就好似容纳了无数灵魂的容器!

简直是疯子!

侍女面色有一些难看,她质问着比格斯。

“你疯了吗?这样下去难道就不怕哪一天会被其它灵魂抢占了身体吗?”

侍女仅仅只是粗略的估计一番,就感觉比格斯身上的灵魂至少以万为单位计算。

显然这是他几十年来造成的杀孽。

一个人与不知多少万人的灵魂进行对抗,其中还不乏众多的强者。

显然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干。

但是偏偏比格斯就这么干了,甚至现在他的神志极为的正常,好似根本没有被那些灵魂所影响。

对此侍女只能用疯子来形容他。

“哈,只需要有一个声音能盖住其它声音就好了。”

比格斯嗤笑一声,对于侍女的惊慌不以为然。

这是他每天的生活方式,早已经成为了习惯。

“你不必管这么多,相比之下,我倒觉得你们需要进行狩猎的目标是不是定错人了。”

比格斯缓缓靠近侍女。

那高大的阴影将她娇小的身体完全笼罩其中。

随着比格斯的逼近,侍女感觉空气愈发的浓稠,似乎都要渗出血液来。

“我们关心的是合作者的状态,能不能继续与我们合作下去而已。”

“至于狩猎目标,我觉得你也并不必管这么多。”

侍女的目光微微闪烁,昭显着内心的不平静。

比格斯很认真地看了她一眼,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便眯起了眼睛。

“算了,你们那位的想法我也搞不懂,但是现在动手是不是有一点太快了。”

“毕竟她麾下的簇拥也没有多少,现在应该还无法与那些贵族大臣正面对抗吧……”

侍女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即后退一步,有些嫌恶的看着对方。

“这种顾虑我也询问了主子,但是她说没有问题。”

“目标的确是那位殿下。”

比格斯沉默了半晌,随后似铁片摩擦一样的声音在暗房里响起。

“既然她说没有问题,那就算是没有问题吧。”

“希望她能在贵族大臣的围攻中不那么快倒下。”

“至于之后的事情,请跟那位猎手自行商量。”

话音刚落,随即侍女身后门便忽地打开。

侍女转头看了一眼,知晓这是他在请自己离开。

微微躬身表示感谢以后,就拿着铭牌直接离开了暗房。

在侍女的身影从眼前消失,门又勐地关上,发出哐当一声,像是在发泄着心中的烦躁一般。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比格斯收敛了弥漫在暗房的气息,昏暗的光线又恢复原本的颜色。

唯有高大的身影面对眼前桌上的一份份情报,在独自沉默。

……

侍女自出来以后,便搭乘上了一辆俭朴的马车。

随后在车夫的吆喝声中,马车开始缓缓掉头,逐渐沿着泥泞的道路行走。

他们现在赫然是在一处密林里面。

这里的树木高大,宽阔密集的树叶将头顶遮住,似乎连光线都透不进来。

而马车刚才所等待的位置,是在一个需要十几人环抱的大树的旁边。

而侍女则是直接从树干的位置走出来。

显然这里布置了一处法阵用来遮掩真实的情况。

马车沿着小径行驶,很快便走出了密林来到外面。

只见小径所通向的地方,是一个砖石铺成的平坦大道,起码可供八辆马车并排行驶。

而大道的尽头则是通往弥撒帝国都城的城门处。

马车来到了此处,便安静地排队。

这座都城占地面积极大,仅仅只是外围的城墙放眼望去,几乎望不到尽头。

而在城墙的里面,则是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像。

几乎在城市的外面都能看到它的模样。

正是光辉之主。

弥撒帝国对于光辉之主的信仰最为浓重,甚至为其建造了一尊比教廷本部都还高大的凋像。

而且在帝国境内,连其他信仰都难以容忍。

但是现在黄昏教团却光明正大地占据了一座城市。

这显然是对帝国极大的羞辱。

不过令其他人疑惑的是,弥撒帝国好似并没有因此而动怒,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甚至连抗议声都小得可怜。

这不由得令人怀疑这个帝国到底怎么了。

也正是它的不作为,令一些人一时间升起了别样的心思。

连黄昏教团都能占据一座城市,而弥撒帝国似乎都没什么反应。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有机会……

他们猜的并不错,弥撒帝国现在的确是麻烦缠身。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