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36章 喝茶的另类解读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江湖大,一年玩不转,江湖小,转个角能遇见,嗨,小妞,咱们又见面了!”

元姬霍然回头,吃惊地盯着前面大树下的一个年轻人。

居然是他!

怎么可能是他?

元姬全部的思维此刻高度浓缩,化为一个深深的疑问:江湖真的那么小吗?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显然是没有见鬼的,真的是他,他还是那么帅气,他还是那么玩世不恭的表情,他身上穿的,还是瑶池盛会上的那一套。

林苏手中一根小枝条在她鼻尖下晃一晃:“你又不认识我了?不能吧,你身上还飘着我送你的香水味呢……”

元姬深吸气:“你怎么在这里?”

“如果我说我神机妙算,算准你会出现在这里,你信不?”

“不信!”元姬板起了脸。

“那就只有一句诗可以概括了: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还是找别人通吧……”元姬白他一眼!

林苏好吃惊:“找别人通?哪个通?你不会那么粗俗对吧,用的肯定不是‘有画面感,有动作’的那种通……”

元姬心头勐地一跳,整个人都懵了,我的天啊,你什么意思?我觉得你在映射那件事!

“你脸红了,想到啥了?”林苏笑眯眯的朝拢凑。

元姬霍然回头:“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能!”

“那就好好说……瑶池会后,你怎么回来的?”

“别提了,说起那段行程,我终生不忍回顾,我从来都没想到,回乡之路会是如此的曲折漫长,沿途尽是狼啊,江湖太险恶了……哎,你确定咱们在这里站着说?要不,去开个房间,慢慢说?”

“想都别想!”元姬横他一眼:“我还有事,要上路了。”

“你去哪?”

“京城!”

“巧了,我也正要去京城,要不,咱们上船吧,那边有条船正准备离岸……”

林苏在前,元姬在后,上了一条从会昌入京城的客船。

一上船,林苏很大气,上了顶层,丢过来五两银子:“中等贵宾房一间。”

小侍女欢快地跑起来,给他打开了房门,林苏进了房间,元姬站在门口有点犹豫进还是不进。

林苏道:“你已经在洗心寺花了一笔钱对吧?谁的钱都不容易对吧?没必要你再花五两银子另外开一间对吧?过日子是这样,走江湖也同理对吧?”连番轰炸之后,没等元姬思考,直接抬起手,将她拉了进来。

元姬充分发扬江湖儿女相对洒脱的优点,没有抗拒,直接挥挥手将小侍女赶了,自己在窗台那边坐了下来,倒茶,两杯。

“你亲眼看到我进洗心寺?”元姬托起茶杯,嘴角微微上翘。

“嗯!”

“你知道我会被骗,偏偏不提醒我?”

“进洗心寺就一定会被骗么?”林苏托起茶杯。

元姬叹口气:“你刚才说江湖险恶,其实又何止是江湖?寺庙也一样险恶!我虽然并不喜欢背后说人坏话,但洗心寺这番恶行,也该在本地有所流传……那个大师哪是什么大师?你知道他喝的是什么吗?酒!他身上全是酒肉残垢!而且他……算了不说了,佛门有这种奇葩也够倒霉的,我也懒得去败它的清名,二两银子让我看清这些,也算值了。”

“二两银子,那他该给你两个字的谒语,他说了什么?”林苏嘴角带上一丝神秘的笑意。

元姬眼睛睁大了:“你也知道一两银子一个字的奇葩寺规?”

“我是大苍本地人!能不知道?”林苏笑道:“他给你说了什么?”

“两个字:喝茶!”

“喝茶?”林苏好意外。

元姬咬紧了唇:“知道他说这两个字时,指的是什么吗?一杯残茶!他让我喝别人喝剩的残茶,而他自己,在喝酒!……这个话题不能说下去了,不然的话,我可能会下船打破他的头。”

林苏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行走江湖谁没点糗事啊?”元姬横他一眼,终于自己也笑了。

林苏道:“这老和尚,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如果真是那个意思的话,我倒是服了他了,神通广大啊,真正是神通广大!”

元姬不懂了:“你什么意思?”

林苏道:“知道那杯残茶,是谁喝剩下的吗?是我!”

元姬眼睛勐然睁大……

林苏眼神飘过来,带着点别样意味,继续……

“我喝过的茶,嘴唇映上了茶杯边缘,你再喝这茶,间接是我们亲嘴,你说,这老和尚是不是知道你我已经……其真正的用意就是:让你我坦诚相见,亲密相处?”

元姬脸上红霞隐隐,嘴唇咬得很严实,唰地一声站起:“我去另外开间房。”

“真不用!”

“必须开!”元姬回头给了他一道暧昧的眼神:“连喝杯茶都被你解读到这种程度,接下来的同居一室可想而知……我承认我怕你了行不?!”

打开房门跑了。

很快,隔壁的房门响,她去了隔壁。

大船往北走,日影向西移。

夜晚降临时,林苏又一次敲响了隔壁的房门,元姬无声地叹口气,打开了房门。

“嗨,我没有别的想法,单纯就是给你送坛酒过来!”他抱着一只酒坛站在房门外。

“送酒?还单纯?”元姬盯着酒坛,眼神有点怪。

“嗯!”林苏脚轻轻一勾,门关上了。

元姬轻轻叹口气:“你有把握凭这一坛酒就将我灌醉?”

林苏眼睛都鼓了起来……

元姬天真地看着他:“要不然,你就在酒里下了药。”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用防贼的心思来揣摩我?我就是看长夜漫漫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过来跟你喝喝酒,聊聊天……”

“聊什么?继续编你返乡途中的那些悲惨往事?”

“什么叫编?”

“还不叫编?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乡的啊?我就想看看你嘴里有没有两句真话,所以才问你那个问题,你果然是没一句真话,谎话张口就来……你被剑门遗老、千年前一代剑神李泽西带回大苍,在江湖上都已是公论了,你还在那里瞒,有什么好瞒的?”

林苏眼睛睁大了,江湖上有公论,他是被剑门遗老李泽西带回大苍的?

天地良心,真不是!

李泽西的确救过他,但做下那事之后,就驾着他那条破船走了。

整个过程也才短短十几分钟。

那么,是谁泄露了李泽西重现江湖的消息?

只能是当时的在场人,天灵宗宗主阮绝伦肯定不会说出去,因为他的真灵烙印在李泽西手下被硬生生捏爆,不是一件光彩事情,逃跑的姬文更不会说,因为他的脸丢得更大,那只能是同行的几个小妞了,谁这么嘴欠?

没想到,接下来的消息,让林苏心头怦怦乱跳……

元姬告诉他,李泽西闯上了天灵宗山门,一剑斩了天灵宗二十七名顶级长老,将天灵宗论道堂一剑破为两半。

天灵宗宗主阮绝伦闭关不出,其余众位长老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一人敢阻他半步。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正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击,让整个江湖都知道,一千年前的绝代剑神,强势复出!

也正是因为这一击,无数打算暗中留下林苏的江湖高手,暗然而退!

李泽西的确没有贴身护卫他离开大青国,他用的是另一种方式,以一种极度高调的复出姿态,以一手绝代无双的剑术,震慑了整个江湖!

李泽西强势复出,客观上形成了对林苏的保护。

但是,他还有没有别的用意呢?

林苏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没有,他的智慧远超同龄人,但是,对于千年前就名动天下的神秘人物,他同样不敢说一定就能看透……

“你这次入京有什么事?”林苏将关于李泽西的事情甩到一边。

元姬撇撇嘴儿:“我不象你,随便编故事,我实话实说,这次入京,我是去杀人的……”

杀谁?

杀几个贪赃罔法的官员!

林苏追问之下,她却不肯说出这几个官员的名字。

不过,长夜漫漫的,林苏终究知道了一些信息,他知道她是为父亲报仇的,她父亲名叫孙益阳,曾是宁州刺史。

爹爹在宁州任上时,偶尔到了大苍山元部,跟她母亲好上了,她母亲抛开了元部的传统,跟着爹爹到了宁州,本想过上相夫教子的正常生活,却没想到,爹爹遭遇官场陷害,被人杀了,从此母亲就完全变了。

元姬内心很早就埋下了复仇的种子,只是一直都隐忍着,如今她的修为大进,已是复仇的时候……

说完这些,她的目光投向林苏:“你呢?此番北上真是进京?”

“真是!”

“做什么?”

“如果我说……我去做官你信不?”林苏瞅着她的脸蛋,小心地措词。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元姬狠狠瞪他一眼:“重新说!”

“哦,那我去做生意!”林苏回答得很快。

元姬盯着他足足半分钟,长长吐口气:“跟你交流很累知道吗?要不要我再提醒你一件事情?”

“你说……”

“剑门两个遗老,除李泽西之外就只剩下当今掌教独孤行了,独孤行在什么地方,剑门也就在什么地方,独孤行目前身在泽州西京,同样不是秘密,你回山门的确是需要路过京城的,这很复杂吗?这需要隐瞒吗?”

“一点都不复杂,完全不需要隐瞒!”林苏好无奈。

“那你还骗人?”

“我……”林苏太难了:“算了,不提这些,喝杯酒聊聊其他的……”

酒递到了元姬手上,元姬接过,闻一闻,品一品,喝了酒还舔一舔唇:“真挺香的,我不太确定是酒本身的香气呢?还是里面的药香。”

“下了药你也敢喝?”林苏横她一眼。

“有什么不敢的?大不了中你一回奸计,明天早上我们再搞个‘陌路之约’。”

林苏全身的血一下子热了……

元姬突然到了窗台:“我的天啊玩大了,眼珠都绿了,我走……”

林苏气急败坏:“这是你的房间,你朝哪儿走?”

“我住隔壁,隔壁的那个臭男人出去做坏事去了,空着怎么行?五两银子呢……”身形如夜燕,钻进了林苏原先的房间。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