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50章 凶手的身份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听到工藤新一的惨叫声,走廊内的几人纷纷停下了脚步。

服部平次率先忍不住好奇,想要回头探查下工藤新一的状态,但还没等他迈开脚步,房间的大门便被灰原哀‘砰’的一下关上了,差点拍到了他的鼻子。

“大家不用担心,新一哥哥只是吃太贪吃了而已,这里交给我和小兰姐姐就好了。”

灰原哀脆生生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心灵标记中不断响起的警报。

牧远眨了眨眼睛,悄悄把名物观世正宗拔出了一点。

服部平次捂着鼻子,“不对吧,我看工藤那个样子可不像是……”

“对了,刚刚我们过来的时候,发现走廊上有很多血迹。”眼看服部平次想要推门,牧远突然开口道,“从出血量来看,最少也要有一升左右了。”

“什么!?”

服部平次、安室透和毛利小五郎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过来。

一个成年人所拥有的血液总量大概在四升左右,就算因为体重不同个体间略有诧异,一升的失血量也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数值,再考虑到牧远说仅在走廊上的失血量就已经超过一升……

“哪里?确定是血迹吗?看到伤者了吗?”

三人不是侦探就是警察,听到牧远的话,下意识就开始追问了起来。

至于在屋里惨叫的工藤新一……

“那个,小兰啊,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先去现场看看。”

毛利小五郎随意嘱咐了一句,抬腿便向着牧远所指的方向快步而去。

服部平次和安室透闻言,更是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赶忙跟了上去,生怕比别人晚一步看到现场的样子。

“嘶……这也太惨了吧。”

墙上被人砸开了洞,木屑飞溅的到处都是,阳光从洞口照了进来,照亮了地板上……铺了一地的黑岩辰次村长。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即便是以前当过多年刑警的毛利小五郎,此时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实在是太血腥、太暴力了。

“王八蛋,你们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微微沉吟了片刻,毛利小五郎立即将一旁的泥惨会头目,黑木崇史的领口揪了起来。

服部平次和安室透见状皱了皱眉,倒也并没有上前制止。

两人虽然不觉得这件事会和泥惨会有关,但黑木崇史突然听话起来的样子,的确也很可疑。

“你可不要胡说,这,这跟我可没有关系!”黑木崇史辩解着,偏头偷瞄了牧远一眼。

回到了小弟们的身边,他的心中也多了些别的想法,但出于对牧远的恐惧,没有十足的把握前,只能暂时选择忍耐。

“不是你?”毛利小五郎双手用力,直接将黑木崇史提了起来,“那你倒是说说,在你的手下把这里完全控制住了的情况下,还有谁能在你的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来!?”

“是,是和工藤新一一起来的,那位名叫浅井诚实的医生啊……”

“成实医生?”毛利小五郎和服部平次同时一愣,“你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体力?”

“这……我也不知道啊。”黑木崇史察觉道牧远看向了自己,顿时缩了缩脖子,“我只是吩咐小弟将她和黑岩这头肥猪关在一起而已,等我们闻声赶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你这家伙,当我们是白痴吗!?”毛利小五郎理所当然觉得黑木崇史在耍自己,愤怒的举起了拳头。

好在,服部平次还保持着理智,抬手拽住了小五郎的胳膊,“大叔,冷静点,这件事……的确不像是这些家伙做的。”

“你这小鬼,难道你也认为是成实医生做的?”

“不,我并不认为成实小姐有这样的能力。”服部平次小心躲避着地上的黑岩辰次,缓步来到了墙上的破洞前,“从碎裂端的划痕来看,这个破口应当是被人用斧子或开刃角度较大的利器噼砍出来的,墙壁的木材有些腐朽了,如果工具足够趁手,即便是身材纤细的女性,也是有可能造成这样的破坏的,但是……”

服部平次转过身,看向了眼珠乱转的黑木崇史。

“这位老大却说,他们是闻声赶来的。”

毛利小五郎眨了眨眼睛,“什,什么意思?”

“大叔你还不明白吗?”服部平次无奈道,“这间储物间虽然在村公所的最里侧,但就算是从门口走到这里,也用不了一分钟的时间吧?以成实小姐的力气,她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噼砍出这样的破洞来吗?”

“原来如此……”毛利小五郎一脸恍然地点了点头,转而再次抓起了黑木崇史的衣领,“你这混蛋还不认罪吗!?”

“大叔……”服部平次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我刚刚不是说了,这件事也不像是他们做的了吗?”

“不,不是他们做的?”

“没错,大叔你看尸体的……嗯,总之,你觉得凶手对黑岩村长做出这种事时,心里想的会是什么呢?”

“这……”毛利小五郎再次看了眼黑岩村长的惨状,咽了口口水道,“我想,凶手一定很恨这位村长吧?”

“没错,凶手在动手时,一定是怀有着极大的恨意的!”

服部平次认真地点了点头,继而解释道:

“黑岩村长的身上有着多种‘工具’留下的痕迹,四颗门牙全部脱落,舌底咽喉处还有着极其严重的剐蹭伤,槽牙根部还有着溢出的血迹……这意味着凶手为了不让惨叫引来他人注意,曾在黑岩村长还活着的时候,用硬物强行堵住了黑岩村长的……”

话说到一半,服部平次突然愣在了当场,双眼紧紧盯着一旁充满咬痕的墩布把。

“嗯?继续说啊,你怎么不……”

“毛利大叔,”服部平次突然抬起头,“如果是你的话,能用墩布把塞住人的嘴,让人连叫都叫不出声吗?”

“啊?这应该不难吧,只要……咦,对啊,墩布把是硬的,体积又不足以完全塞住人的嘴……他为什么叫不出来呢?”毛利小五郎皱着眉沉思了片刻,“不应该啊,凶手行凶的过程中,黑岩村长没理由叫不出来的啊!”

“不,这其实是有可能的。”服部平次转而问道,“毛利大叔你应该也有过吧,感冒时去医院做检查,医生会拿出一个小木片压住你的舌头,又或者是刷牙的时候,牙刷不小心太过靠近舌根的时候,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你是说……呕吐反射?”

“没错,人的咽部黏膜下方分布着很多神经,这些神经受到刺激时,人体就会产生想要呕吐的感觉,如果是在那种情况下,大叔你觉得黑岩村长还能够叫得出声嘛?”

“当然不行啦,不过……这应该很难做到吧?”

“的确很难,硬物放置的位置太深或者用力过强,便会让痛感压过神经发射,太浅太弱没有效果,太过频繁又会让人开始适应,但如果……一个人足够了解相关的结构,又曾经做过许多类似的尝试呢?”

“十分了解呕吐反射,并且还做过许多尝试……你是说!?”

“是的,我是说凶手的职业,他很有可能是一位时常会给人看诊,并且看诊部位还是大多是咽喉的……医生。”

“看诊部位大多是咽喉的医生……月影岛距离东京很近,我记得成实医生说,岛上人如果有十分严重的疾病大多都会自行前往东京就诊,所以她的工作十分清闲,平时只是帮人们检查下感冒发烧这类的小病,而且……月影岛上只有她一位医师……”

毛利小五郎说着说着陷入了沉默,他的目光不断在黑木崇史和黑岩村长的尸体上徘回着,似是陷入了什么艰难的抉择。

服部平次则是表情严肃地盯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成实姐姐她应该和黑岩村长没有仇吧?”

这时,一道清脆的童声突然从门外传来,屋内几人纷纷看了过去。

“柯南?”毛利小五郎愣了一下,随即皱眉道,“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裤子是不是太大了一点,还有那件外套,似乎是灰原哀刚刚穿的那件吧?”

“呃……我,我刚刚玩的时候不小心被海水打湿了啦,这件短裤是,是新一哥哥借给我的……”

柯南讪笑着紧了紧短裤的系带,瞪起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紧跟着走进来的灰原哀翻了个白眼,一脸平静地扫了眼地上的尸体,澹定道:“新一哥哥说他没事了,刚刚已经跑去调查其他桉子了。”

“调查其他桉子?”

服部平次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追问,紧跟着灰原哀进来的毛利兰便发出了一声惊呼。

“啊——!”毛利兰捂着眼睛道,“这,黑,黑岩村长他……”

毛利兰的尖叫将几人的注意力再次转移了回来,毛利小五郎第一个开口道:

“对啊,成实医生又不是岛上的人,家在东京的她怎么可能跟黑岩村长有仇嘛!果然还是泥惨会的这些家伙……”

“不,不会是泥惨会的人。”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安室透忽然道,“如果是他们,就算是寻仇,也完全没必要在这种地方,以如此容易留下线索和证据的方式对黑岩辰次动手。”

眼见着嫌疑又转回了麻生成实的身上,回想着海滩上的那一幕……柯南下意识争辩了一句,“可,成实姐姐她根本做不到那样的事情吧?”

安室透转头看了一眼柯南手指的破口,皱眉看向了黑木崇史。

“电视上不是常放那样的节目吗?”柯南见状,提醒道,“黑帮为了警告自己的对手,故意在显眼的地方制造惨剧什么的……”

“喂,小鬼,你可不要乱说话啊!”黑木崇史发现牧远又看向了自己,赶忙道,“我们泥惨会可不是什么黑帮,我们是正经的……呃,暴力团组织。”

屋内几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但同时,也全都陷入了沉思。

从黑木崇史的态度来看,泥惨会的确不像是杀死黑岩村长的真凶。

最可疑的,还是岛上唯一的医师,浅井成实。

但以浅井成实的性别和体型,似乎又不足以做出这样的事来。

真相,究竟是……

“黑木老大,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正在几人苦思无果时,一道上了年纪,有些浑浊的男声忽然在门口响起。

“不是说好了要尽快将水给他们发……黑,黑黑岩!

?”

指挥不动泥惨会的小混混,却又急着给村民们发‘水’的岛上首富川岛英夫,很快被黑岩村长尸体吓得脸色煞白了起来。

他浑身发颤地指着地上的尸体,“他,他……谁,谁杀……”

“川岛先生,岛上有没有什么人和黑岩村长有仇呢?”柯南距离门口最近,率先问道。

“与黑岩有仇的人……”

川岛英夫扶着门框,看了眼黑木崇史,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后,不得不快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不太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黑木崇史又为什么要和这些游客在一起,但既然这位黑社会头目没有开口,他只能回答面前小孩的提问。

“西,西本,一定是他!”川岛英夫眼珠一转,为了不牵连到自己,果断隐瞒了麻生一家的事情,“西本健那家伙曾经在去年,大哥……龟山村长的祭奠上和黑岩大吵了一架,一定是他动的手!”

“西本健?”不愿意相信麻生成实是凶手的几人齐齐眼前一亮,柯南更是迫不及待问道,“这位西本先生住在哪里?”

“西本家就在岛北侧的那栋别墅,另外……”川岛英夫故作犹豫道,“西本他的精神状态可能有些问题,他似乎十分相信龟山大哥……龟山村长的死,是已故的麻生圭二所为,所以自那以后就很少走出家门了。”

“好哇,原来是个精神病啊!”毛利小五郎激动道,“难怪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看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不把你给逮住的!”

说着,毛利小五郎便一个跃步,直接拽住川岛英夫当向导,身影消失在了门口。

柯南毫不犹豫地转身跟上,毛利兰见状也皱着眉追了上去。

服部平次和安室透对视了一眼,随口吩咐了一句让黑木崇史带人保护现场,然后便也跟了上去。

一时间,房间内便只剩下了牧远、灰原哀和黑木崇史。

“牧,牧远大人……”黑木崇史一脸期待地看着牧远。

牧远平静道,“你很希望我走?”

“哪,哪能呢,我……”

“那我走了。”

完全没有在意黑木崇史的小心思,牧远牵起灰原哀的手便走出了门外。

几人很快便抵达了西本健的别墅,但当他们来到位于二楼的卧室时……却只见到了西本健脑门上多出了一个弹孔的尸体。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