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三十一章,装傻充愣、两百块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相比刚进入小兴安岭时的艰难,回程的路,就顺畅简单多了。

为了最快速度返回京城,周济民直接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前后还各背着一个,提熘着她们,快速往回赶。

就是小金鱼她们觉得很累,走一会儿就得停一下。

“老三,背着她们走。”

小金鱼她们三个少女一听,赶忙站起来,拔腿就跑。

毕竟她们是小少女了,知道羞耻,不乐意跟哥哥们有亲密接触了。

何况,要是真让三哥他背着,以后岂不是要被笑话死?

不到一天的时间,周济民他们就返回到境内了。

回到自己的地盘,他们就不在山地里晃悠了,直接下山,然后去找人借车,这样的话更快。

要说这个时期的东北啊,部队是真多,甚至很多国营农场里,有不少退伍老兵呢。

因此,周济民说的借车一事,那不要太简单了。

出示了工作证、通行文件等等证明之后,他们一行人就被人连夜送回机场。

紧赶慢赶,总算在预定时间之前,赶回了机场。

于是,顺顺利利地坐着飞机返回了京城。

此次返程的飞机,比半个月前来的时候,那真是好太多了。

飞机上不仅没有了烟味,登机之前,还搞起了安检呢。

这在这个时代,绝对是非常少见的。

毕竟,也就是南方小岛那边的两个门店,才需要进行安检。

在空中飞行了两个多小时之后,飞机终于顺利降落在了京城南苑机场。

落地的时候,周清娴她们还欢呼了起来。

刚下飞机,吕千祥、鲁靖元和小谢他们已经在等着了。

这次居然是开了三辆车过来,不用问,肯定是领导有事找他。

小金鱼和周清娴她们都由鲁靖元和许一鸣两人开车送回家,而周济民则是坐上了另外一辆轿车,往文津街方向行驶而去。

“吕哥,你们来机场接我去见领导,是不是因为上次空难事件?”

“济民既然你自己已经猜到了,我就不多说了。”

“别啊,吕哥,你说说,调查结果是不是我猜测的那样,跟烟头有关系?”

空难不是机器故障,而是人祸,这件事在高层那边引起了高度重视。

内地的航空业本来就非常困难,要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烟头,导致航空事件的发生,那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

可是,调查结果却十分明确地指向了烟头。

当时,看到这个调查结果的时候,正在抽烟的老林,急忙把自己手头上的烟给掐灭了。

甚至,担忧它没有彻底熄灭,还拿水杯倒了一点水到烟灰缸里。

众所周知,已婚男人的烟灰缸,那是不能倒水的呀。

即便是老林这样的领导,也是如此。

毕竟,人有三急,真遇到烟瘾大的时候,偏偏身边还没烟,那烟灰缸里的烟头,就可以救命了。

然而,那份调查报告显示的结果,却让老林如鲠在喉,好几天都对抽烟这件事,没了兴致。

正是因为重视,所以才会在周济民下飞机的时候,把他接到办公室询问对策。

其实,早在结果出来之后没多久,老林就追问过,能不能火速把周济民找回来?

可这小子钻进了小兴安岭这片广阔的原始山林里,鬼知道他去哪了。

索性,他只在山里待半个月,回京城的机票早就定好了。

老林只好等他半个月了。

听完吕千祥的话,周济民收起了笑容:

“关于航空飞行管理条例的折行方案,我已经写好了,等下就交给领导过目吧。”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类似的航空事件,其实有很多的,只不过外国人并没有对我们公布而已。”

“不算打仗,全球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民航空难事件,基本上都是人为原因导致的.....”

简单叙述了一下情况,吕千祥顿时被吓住了。

不说吕千祥自己,其实这个时代很多人对民航运输的安全管理,是没什么概念的。

或者说,没有那个必要。

在这个时代,能坐得起的飞机,都不是一般人。

民航客机在这个时代所提供的服务,其实跟后世的私人飞机有点类似。

毕竟一架飞机也就是几十个座位,像尹尔十八、子爵号等这样的大客机,在这个时代还不是主流。

在这个年代,很多民航客机的设计理念并不是越大越好,而是越快越好。

由于当前的两极国际背景下,五十年代开始,超音速战斗机全面开花,很多飞机制造商就开始考虑研制超音速客机,并且最终形成了超音速运输机的概念。

而在一九六一年,道格拉斯飞机公司公布了一种超音速客机的设计研究计划,可以在两万一千三百五十米的高空中,以三马赫的惊人速度飞行。

并且表示,如果研制顺利的话,可以在一九七零年以前完成首飞。

借此机会,道格拉斯就可以卖出几百架这样的飞机。

但这玩意儿,它的载客数量也仅仅只是一百人而已。

可想而知,这个年代,能坐得起飞机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反观后世,民航客机几乎都是两三百的空中巴士,主流更是波音787、空客380等,都是三百多以上的大客机。

中东土豪的航空公司,几乎都是空客380这样的大飞机。

无一不说明了一件事,后世坐飞机就跟坐高铁、火车差不多了。

而民航客机的安全条例,也是在这些时代背景下,慢慢丰富起来的。

毕竟,不经历教训,是很难让人记忆深刻,去修改条例的。

跟吕千祥差不多,当周济民来到文津街办公室,见到老林之后,也把计划和刚才的事,简单陈述了一下,后者也被吓住了。

空难事件,绝对不是小事。

一架飞机上面,几十人,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几乎是全军覆没。

类似半个月前的空难事件,无一受伤的桉例,屈指可数。

“所以啊,领导,有关安全方面的事宜,我认为是不能过于放松.....”

“除了需要加强航空服务之外,安全保障措施和宣传,也是必不可少的.....”

周济民提及了宣传,并且还就这一点,表示可以在机场候机大厅增设一两台电视机,用来宣传安全防范意识。

只不过,这个提议,领导并没有采纳。

毕竟,没钱啊!

聊完安全计划书,老林突然又面色严肃起来,就之前周济民鲁莽地把机长丢一旁,自己亲自开飞机的事,批评了一下。

是的,只是批评。

调查报告显示,当时情况紧急,并且根据周济民自己的判断,左侧机翼无法支撑飞机到东北机场,只能紧急迫降。

这个判断,在后来迫降过程中,得到了证明。

可这也不是周济民抢夺飞机控制权的理由,完全可以以他自己的身份,来说明或者命令机长。

对于这个批评,周济民接受了,但并不是认同。

要知道,他可不是机长的领导,如何命令对方?

再次,当时那么紧急的情况,不当机立断的话,还在跟机长争辩,很有可能错过了最佳迫降时机。

所以,他那也是迫不得已。

“领导,我认为,不管什么时候,都必须以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作为前提,那个机长不合格,对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太差了!”

老林闻言,霎时一肚子火,忍不住讽刺道:

“你自己就合格了?”

周济民却乐了,接着道:

“领导,不是我吹牛,我的能力怎么样,领导你应该知道一些,民航客机的飞行而已,我学不会吗?”

“别说民航客机了,战斗机我也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还可以开得很熘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自信。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飞机的研发和飞机的驾驶,这是两码事。

然而在周济民看来,后者比前者容易得多了。

“所以,你还开过战斗机咯?”

老林目光闪烁,周济民下意识地点头,旋即摇头。

差点中了老家伙的坑,他什么时候开过战斗机了?

然而,老林却是死死盯着他,没有开口说话。

之前京郊那处长长的公路飞机降落却没有看到飞机的事件,至今仍是无头公桉。

不管是民用机场还是军用机场,所有飞机起飞都有记录。

经过这段时间的逐一排查,完全可以排除掉京城方圆一千五百公里的所有机场的嫌疑。

北方那边,最近的军事机场,也距离京城三千公里以上,还飞不到京城上空来。

这样的调查结果,老林是无法接受的。

他心中有个猜测,特别是半个月前,周济民直接抢夺了那架航班的飞行控制权之后,心中猜测被无限放大,似乎得到了印证。

“那架飞机在哪里?”

被老林盯得心里发毛的周济民,听到这句话,顿时惊诧道:

“什么飞机?”

“还什么飞机?跟我装呢?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赶紧承认了吧,之前京郊的公路跑道一事,你敢说不是你干的吗?”

周济民心里顿时慌得一匹,老林这猜测也忒准了点吧?

但他不能认,打死也不能认。

有些事儿可以做,但坚决不能认。

就像那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其实是假的。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坚决否认之后,周济民的演技也上来了,表示了污蔑、诽谤!

“别说我压根没有飞机,就算有,我问你领导,那么大一架飞机,我是怎么做到让它凭空消失的?”

老林顿时被问住了,对啊,飞机是怎么消失的呢?

根本无法解释!

尽管老林知道周济民力气很大,但显然不可能抬起一架飞机。

毕竟一架飞机,少说也有十几吨或以上的重量。

很快,周济民就看到老林脸上的疑惑,显然是暂时放下了对他的猜疑。

但这件事,也给他心中提了个醒。

下次降落之后,说什么也必须把降落之后的痕迹给抹除掉才行。

要不然,再来多几次这样的无头公桉,领导们怕是要疯了。

“咦,不对啊!”

突然间,周济民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研发出一款可垂直升降的飞机。

这种技术,不管在哪个时代,应该都算是最前沿科技了。

那航空发动机的研发,还搞不搞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

天生的劳碌命啊!

人就是这样,不断地改变,是因为心中的欲望、想做的事太多了。

沟壑难填啊!

不过,垂直升降这件事,却放在了心上。

等回去之后,他必须把这个计划给提前才行。

要不然,每次都来这样的事,他也烦啊。

“臭小子,在我面前还发呆,想什么事情呢?”

老林很生气的样子,回过神来之后的周济民,道,“我刚才想到了一个发动机研发的点子,或许很快就可以成功了。”

“真的?”

虽然他怀疑这臭小子在忽悠自己,但他又没有证据,只能狐疑地看着周济民。

“我骗您干嘛?”

后者翻了个白眼,在老林发火之前,马上又说道:

“其实关于航空发动机的涡轮叶片的制造问题,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还等什么?抓紧时间测试一下啊!”

“领导,您倒是把工厂建起来呀,我这个办法是已经测试过了,基本可行!”

老林闻言,脸色瞬间败下阵来。

心痛啊!

周济民多聪明啊,脑子飞速转动,很快就想到了一件事:南方小岛那边赚钱了!

要不然,老林绝对不是这个表情。

话说回来,老林今天也太奇怪了,空难事件也是轻拿轻放地简单批评了他一句,事儿就过去了。

放在之前,不骂他个狗血淋头,老林能好受?

所以,老林前面都是在演戏,就是演给他看的。

好让他在接下来,在南方小岛卖鞋子衣服、技术上面赚到的钱,可以松口!

毕竟那么多钱,要拿出两到五亿去支援航空工业基地建设,太奢侈了!

此事,别说老林自己不答应,其他领导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周济民拿去搞航空基地建设的。

甚至,老人家等几位领导,也会出手干预。

脑子飞速转动,周济民很快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却继续装傻充愣道:

“领导,那就这么说定了,等航空工业基地建好之后,我就把航空发动机技术拿出来,嗯,全套技术哦……”

老林瞬间呆滞了,眼睛瞪得老大:

“你说什么?全套技术?怎么说?”

“领导您刚才没听错,就是全套技术,包括战斗机、民航客机的各类型号的叶片材料等技术,我都有。并且跟您透露一下,我目前已经研发到了百分之八十的进度,还剩下百分之二十就可以完成了。”

他说的百分之八十,是指针对航空发动机当中的叶片材料,并不是完整飞机的所有技术的研发进度。

毕竟,一架飞机的所有技术部件,总共包括了三个前机身段、后机身和尾翼、发动机舱和发动机的安装、电气系统、燃料系统、以及氧气系统。

其次是隔音和隔热材料、火灾报警和灭火系统、机身后舱段、机翼和控制翼面,液压系统。

最后就是飞行控制系统、导航航电、无线电和空调。

可以说,一架飞机里的技术,并非那么简单。

何况,就算造好一架型号的飞机之后,还需要进行多轮测试,如风洞测试、样机测试等等。

只有完成首飞测试之后,才算基本完成了。

但交货之后,服务才真正开始。

接下来还有维修、零配件供应、保养等等,这些方面才是最关键重要的。

因此,人才的培养,刻不容缓!

毕竟一般的大学生,可应付不来这些技术问题,大概只有接受了专业培训且合格的理工科大学生,才能胜任这样的工作。

打个比方,金属部件材料的摩擦问题。

这就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必须安排有经验的技术工人,对平滑的金属部件表面进行处理。

其实就是一种机器都无法替代的铲花工艺,对机床导轨等部件表面进行修整手动刮擦工艺。

必须得是三年学徒出师后的工人,才有资格拿着刮刀,利用自身重量在工件表面刮刻出形状。

这活,就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而飞机零部件工厂,机床无处不在。

没有机床,很多零部件根本无法生产,并且这些机床可不是普通机床,而是生产飞机零部件的高端机床。

对技术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在欧美,零部件的消耗和利润,其实并不比整机销售低。

因此,在飞机销售之后的售后服务,也是至关重要的。

把相关技术的重要性阐述清楚之后,等着夸赞的周济民,却迎来了老林的当头一棒。

“我们自己都不够用,你还想着卖飞机?有人会买吗?”

“为什么没人买?我之前发明和改良出来的技术产品,哪个不好卖?要不是电脑等重要技术产品涉及到了国家安全,这些东西卖出去,咱们国家得多挣钱啊?”

瞅他一副财迷的样子,老林的脸色更加黑了。

靠,这臭小子把钱看得那么重,他还怎么截留那笔钱?

头疼啊!

看到老林的纠结的表情,周济民心里暗爽不已。

这老头,老是算计他,现在总算是被他报仇了,不容易啊。

“领导,那么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啊,等钱一到账,您就派人抓紧时间把航空工业基地建起来,同时还有我刚才说的这个工厂也要建起来。”

“到时候,我就把技术拿出来,很快就可以量产飞机了……”

老林闻言,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了,这臭小子倒是挺会打算盘啊,计划做得那么好,肯定是早就想明白了吧?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听完周济民的计划之后,心动了。

甚至,恨不得马上就把这笔钱投入到航空工业基地的建设发展上面。

这样的话,可能很快就可以看到内地的航空工业蓬勃发展的一幕了。

量产飞机啊!

诱惑力太强了,这是内地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突然,他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十分严肃认真,看着周济民道:

“周主任,你确定可以做到吗?”

直接称呼职位,而不是名字,这可不是疏远,而是站在公事上面,提醒周济民,这是容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得认真回答才行。

后者愣了愣,道,“只要工人不拖后腿,技术人员、研发人员等都可以精诚合作的话,那么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顿了顿,他接着又道:

“甚至,我觉得,量产飞机这个目标,在三年内可以实现。”

“真的?”

老林差点道行不稳,什么养气功夫,全都见鬼去吧。

如果真的可以在三年内实现量产飞机这个目标,那么内地的工业实力,绝对是更上一个台阶,甚至可以说是走到了世界前列。

全球可以量产飞机的国家,屈指可数。

不管老外如何封锁,只要内地自强不息,绝对可以打破这种局面。

周济民认真点头说道,“是的,但一切都必须严格按照计划执行,如果有其中一部分不达标,那么影响到整体进程的话,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

“另外,我只是负责技术的,管理方面,特别是行政管理,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

一听这个,老林直接大手一挥,霸气道:

“没问题,如果你的计划是真的,那么我亲自挂帅,保证不会有人敢做什么小动作!”

“那真是太好了,领导,那我马上回去写计划,三,不,两天之内我就把计划送过来。”

说罢,兴奋不已的周济民,马上接着又说道:

“领导,其实您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工业基地可以放到朝阳那一带,直接划一块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吕千祥不得不敲开办公室的门,因为他们两人在里面已经讨论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领导的时间是非常珍贵的,再说了,午饭时间都快过去了,还没出来,吕千祥就不得不进来查看一下了。

“领导,周主任,午饭时间快过去了,有什么事情,等下再讨论吧,先吃饭。“

办公室里面的两人,顿时愣了一下,旋即失笑起来。

老林邀请周济民一起吃大堂饭,谁知道后者婉拒了。

理由也非常简单,他外出这么久了,早就想家了,所以还是回家吃午饭吧。

“要不,领导你到我家吃顿便饭?反正这里离我家也就几公里的距离而已,不远。”

可不咋地,南剪子胡同跟文津街的距离可不是很远,大概也就是三公里左右的距离。

“我就不去打扰你们小两口的二人世界了,快去吧,记得快点把计划提交上来。”

“好嘞,领导你就放心吧,我办事绝对没问题。”

见此,吕千祥差点没笑出声来,什么叫绝对没问题?动不动就辞职威胁,还叫没问题?

不过,相处那么长时间了,大家都知道,对付周济民,就是要顺着他脾气来,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从文津街衙门出来之后,周济民到家时,家里人已经在吃饭了呢。

餐厅里,老热闹了,几个孩子叽叽喳喳,似乎一点都不饿的样子,小嘴巴就没停过。

主位上的丁秋楠,温柔微笑地听着,偶尔扒几口饭。

显然,她也是不太饿,反而很享受儿女绕膝的感觉,听孩子们聊她们在小兴安岭的经历,听得十分认真。

不过,等周济民到家之后,孩子们就安静多了。

小娴最积极,第一个拿起她爸爸的碗快,跑去帮她爸爸盛饭了。

“你们领导怎么不提供饭菜呀?”

现在都一点多了,早就过了午饭时间。

从小娴手里接过碗快,周济民随口说道:

“楠楠你又不是不知道,领导那边的饭很一般,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

“再说了,我这不是想你了嘛,所以赶紧回家。”

丁秋楠俏脸微红地啐了他一句,“你们要是真的想我,那为什么在东北那边待那么久?”

“刚才听孩子们说,你们在那边的经历可好玩了,哼哼,还说什么想我?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跟周济民相处久了,她的说话方式都变了呢。

很多网络流行梗,都是周济民这个现代人,脱口而出的话。

有些时候想要改,他自己也很难改回来。

毕竟语言习惯这种事,深深植根在心里,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的行为呢。

连很多优秀的主持人,在主持节目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嘴瓢,何况周济民呢?

像什么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全国的三八们节日快乐,以及跟记者视频连线时直接称呼对面的记者为狗蛋你好等等之类的话。(估计当时这位主持不仅仅是被扣钱,还要被那些十八岁妇女们臭骂一顿吧?)

听到丁秋楠的话,周济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就恢复了,没有被她看到。

就是孩子们和小金鱼几人,都默不吭声了。

“楠楠,你这样说,就不对了。”

周济民放下碗快,深情地看着她,道:

“你是不知道,我们在山里的这段时间,那是非常想家的,要不是运气不太好,其实我们早就回来了。”

“可能你听孩子们说,那边风景多美多美,动物漂亮之类的话,可我们每天都要走三四十公里的路程啊,而且还是山路,你自己也跟着走过的,知道走山路很累的吧?”

丁秋楠点点头,表示认同,“我就是埋怨几句而已,你就给我讲一大堆道理,就知道欺负我。”

“那不是欺负你,而是你善解人意,又温柔大方,小娴,小怡,你们说,爸爸说得对吗?”

孩子们顿时齐声了一句,对!

有孩子们参与,丁秋楠心里的气,也就消散了。

闲聊了一会儿,周济民也吃完饭了,小金鱼便拉着他去整理那些百年人参,准备拿去卖。

“这些药材就不卖了,留在家里备用吧。”

他看着这些药材,如是说道。

毕竟是从小兴安岭那边挖回来的正规来历的药材,放家里当门面,也是极为不错的。

虽然说,按照他现在的级别,百年人参,压根就不是事儿。

但,明面上的财产,还是要摆出来的。

可小金鱼一听,顿时不乐意地扁嘴道,“大哥,不卖掉的话,我哪有钱买房呀?”

“怎么就没有了?我给你不就行了嘛,反正你这趟出门也出了不少力气,那就分你一点吧,两百块钱,够了吧?”

“啊,才这么少啊?”小金鱼失望不已,才两百块钱,距离她买房的目标,还差好远呢。

不行,必须要说服大哥把人参卖掉才行。

见她不满足,周济民在她光洁额头上弹了一下,道:

“两百块还嫌少呢?半个月就赚了两百块,你就偷着乐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姐的工资才多少,按照你半个月两百块钱的收入,都快赶上我了呢。”

痛呼一声的小金鱼,瞪了一眼旁边偷笑的小娴她们,然后气呼呼地跟她大哥理论道:

“那我付出了那么多,才拿两百块钱,我当然不服气啊。”

“跟我算数是吧?”

周济民顿时乐了,这不是他强项嘛,自己这个妹妹,又菜又喜欢跟他对着干,这次要好好跟她算一算。

首先是飞机的费用,这可不是免费的啊,坐飞机,除了要找关系疏通,拿到通行文书、工作证明之外,还要拿钱和证明去购买机票的。

反正,不想后世那么简单,只要身份证和钱就可以在手机上点几下,机票就买到了。

其次,此次收获的人参,确实有不少,并且也很值钱。

但再值钱都好,那也是有价的,何况这些人参,主要功劳是他。

要不是他携带了那么多锅碗瓢盆这些工具,刚巧被乌扎拉部落看上了,他们哪有那么多收获?

最后,这些钱,也不是只分给小金鱼,还有老三他们也要分一点。

所以啊,小金鱼能拿到两百块钱,真的不算少了。

听完她大哥的话,小金鱼顿时目瞪口呆起来,赶忙辩解道:

“坐飞机又不是我要坐的,是大哥你自己出差回来得太晚了,是你自己自作主张的,可不能怪我。”

“这样啊,那下次你自己去咯?”

“那你这次的钱,要多分一些给我。”

“两码事,一码归一码,这次你就拿两百块钱,你三哥四哥和盼娣两姐妹都是两百块钱,不能再多了。”

见小金鱼还打算说什么,周济民罢手道:

“我跟你讲道理,你不听,那就晚上你跟你二姐说吧。”

然后,他就不跟小金鱼聊了,扭头给老三他们发钱。

“老三,你们把这些人参都收好,然后放到隔壁的药房里面。”

家里由原来的一进一跨小院变成了现在的四合院综合体,房间那么多,所以也弄了一个药房出来。

有了这个药房,家里的孩子有什么头疼冷热之类的小病,都不需要去医院或者外面的药房买药了。

毕竟丁秋楠本身就是医生,她自己也经常在药房这边看书熬药什么的。

“好的,大哥。”

老三微笑着点头,两百块钱,算是他接触的一笔最大资金了。

他又不像老四,还有稿费收入,更不像老五,是一条爱存小金库的小金鱼,他现在可是一个穷光蛋呢。

而老四也是喜滋滋地写过他大哥,把钱揣兜里,拿起人参就去药房了。

倒是盼娣和来娣两姐妹,不想拿钱,因为她们吃喝都是在家里,完全就是周济民把她们当妹妹养,恩情太重了。

再拿钱的话,真的太过分了。

旁边的黄小花也开口说话了,表示不能再给钱了。

周济民瞪了她一眼,道:“她们是你妹妹,不是你,你要是不想她们两姐妹接这些钱,那你就听话,快点去相亲。”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黄小花目瞪口呆,羞涩地跺脚跑开了。

不跑不行啊,万一周济民继续说相亲的事,她怎么办?

好不容易,大半个月没人提这件事了,没想到他刚回来,马上又旧事重提了。

真是没完没了了,她不想这么早结婚啊!

“谢谢周大哥。”

大姐都败退了,盼娣两姐妹只好感激地接过那笔钱,周济民叮嘱道:

“你们两姐妹可要放好这些钱,还有啊,不能借给小金鱼,她要是问你们借钱,被我知道了,我就罚她天天扫卫生间。”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只有小金鱼气得直翻白眼。

本来她也没有想过这一点,但她大哥既然提出来了,反倒是提醒她了。

以她跟盼娣两姐妹的感情,借点钱买房子,问题不大。

至于她大哥的警告?权当没听到就是了,即便他知道了,打扫卫生嘛,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此时的小娴她们五个小屁孩也拿到了她们爸爸的奖励,每人十块钱零花钱。

“这些钱是给你们自己的,你们可以拿给你们妈妈保管好,需要买什么的时候,再问你们妈妈拿钱。”

丁秋楠眼睛一亮,也顾不上收拾周济民了,赶忙伸手,从孩子们手中拿走了大团结。

扭头,给她们每人一张一毛钱的纸币,并且叮嘱道:

“这是你们未来一星期的零花钱,可不能随便花完了啊。要是买些没用的东西回来,小心你们的屁股。”

五个孩子欲哭无泪,刚到手的大团结,转眼就变成了一毛钱,百倍差距,好失落哦。

并且,还投诉无门那种,真的是可怜得很。

“妈妈真霸道,哼哼,等下我们去找爸爸拿一点好不好?”

几个小家伙顿时凑一起,滴滴咕咕地讨论。

“不好,爸爸很听妈妈的话,就算给我们,扭头妈妈就会过来把钱给收回去了。”

“那我们去问四叔要吧,四叔他很疼我们的。”

“好,去找四叔。”

讨论结束,五个小家伙顿时朝药房那边跑了过去。

可她们似乎没有发现,她们刚才的对话,完全被她们爸爸听到了。

当然,周济民并没有拆穿她们,反而目光柔和地看着她们跑远。

过两天就开学了,她们也要去上学了,身上带点零花钱,也不是不行。

就是两碗粥和周晓白两个小家伙不知道习不习惯,因为两人还太小,上不了学。

其实,算起来,已经五岁多的周清娴去上学是最合适的,但四岁多的小不点和周清怡俩小家伙就还差一点点。

不过,她们仨都是一起学习的,平时在家测试的成绩也差不多。

所以,就让她们一起上学,也没什么关系。

下午,他先是开车送丁秋楠去上班,然后回到家里,进入书房后,开始进行研究。

当前整个航空发动机的进度,实在太慢了,之前才推进到百分之三十三。

在过去的大半个月,也才推进到百分之三十七,距离百分之百,还有很长的距离。

为了配合中午跟老林说的计划,他现在必须推进整体计划,先把国家这边的发动机数据推进完成,之后再来完成他自己的目标。

民航客机的速度要求是一千公里每小时,而他自己的小飞机要求是两马赫,也就是两千四百五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

讲真的,他不止一次,想要去欧美那边的航空公司逛一逛,搞点实验数据或者直接打包带走他们的研究所。

可惜,如果真这么干的话,跟捅马蜂窝没什么区别。

到时候,出事了,就难搞了。

然而,他至今没能成行,毕竟他能去南方小岛,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去欧美的话,别说老林他们这些领导不允许,欧美那些人要是知道的话,恐怕会派人来拦截他。

所以,暂时来说,还是先苟着吧。

实力不够强大,不苟着,先猥琐发育,是不行的。

空间里,他翻看了一下大部分已经达到一千公里时速的涡轮叶片,开始安装。

先搞一架这样的发动机进行测试一下,然后再搞一家样机,拿去风洞实验室,拿到初步的实验结果再说。

“唔,这些数据,一个月内,应该可以拿到了吧?”

在空间里的一个月,相当于外界的六天时间,嗯 应该不算慢了。

可惜,这些都是空间制造,并不是内地的工厂制造。

PS:今天阳光明媚,诸位同学,可否赏几张票?

跪谢!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