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57.荆棘王座(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现在是哪一年了?”楚天骄问。

“2011年8月12日,晚上21点31分。”路明菲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楚天骄似乎正处于一个极度迷惘虚弱的状态里,不久之前他还是一台能够高效杀戮的机器,可当他认出自己的那一瞬间就像是耗尽了发条的小玩具,浑身都透着无力。

“已经过去了7年。”楚天骄低声说,“比我想象的要快一些。”

“我们一直都以为你那个时候没能回来是已经离开我们了,这7年里你一直都在尼伯龙根里?”路明菲问。

“说来话长,在这里发生的事比你想象的更多,我猜你现在已经是卡塞尔学院的人了。”

“是的,而且我就是受到校长的嘱托才会来这里找你,还有师兄,他被奥丁带到了这个尼伯龙根里。”路明菲把自己手机上的地图给楚天骄看,那个代表楚子航的红色光标现在离他们很近很近,直线距离大概只有2-3公里,“这个红点就是师兄。”

“我知道。”楚天骄大口大口地交换空气,似乎唯有这样他才能保持自己正常的交流,“他不是被奥丁带到了这个尼伯龙根里,是被我带来的。”

“你?”路明菲惊呆了,一位亲爹怎么可能会故意坑害自己的儿子呢?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

“奥丁是一个幽灵,被困死在这个尼伯龙根里的幽灵。”楚天骄说,“在那一天你们开走了那辆迈巴赫之后,我确实是被奥丁杀死了,但也随之发现了这个秘密,因为那个攻击我的奥丁把自己的面具戴在了我的脸上。那一瞬间我就明白过来,奥丁的本体早就已经死了,他只剩下这个面具,他自己就是英灵殿中的一员,谁戴上那个最强大的面具,谁就会是最强的奥丁,而剩下的彷制面具都只是能提升血统的炼金器具。”

“这么说这7年来的奥丁都是由你来扮演的?可你为什么会为他做事?”

“身不由己。”楚天骄摇摇头,“奥丁的面具有着类似精神控制的能力,你在戴上它的时候还会察觉到你自己的存在,但是你的思维会受到面具的掌控,你会认为自己就是该作为奥丁去实现自己夙愿的。这种方法就类似龙族的意识茧化,面具就是奥丁的意识集体,只要那个面具存在,奥丁就是不灭的,他随时都可以找到一个新的强大混血种来诞生一个自我。”

“可你现在已经不是奥丁了。”路明菲忽然注意到了问题的关键。

“只是英灵殿庞大军队中的一员。”楚天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干枯如树枝,但在握刀的时候却能那么有力,“戴上其他的彷制品,我就成为了一名英灵,在这个尼伯龙根中根本就没有死亡这个概念,所有死去的东西都会成为英灵,即使是你先前打败过或者摧毁过的那些家伙,要不了多久还会重返人间。这就是尼伯龙根的规则,每个尼伯龙根在建造出来的时候都会拥有自己的规则,有的是对建造者自身的保护,有的则是对外敌的防御。”

路明菲忽然想到芬里厄的尼伯龙根,那个世界进出都只能依靠地铁卡,那就是它的规则,如果你没有地铁卡也就搭不上里面的电车,无论怎么走都永远去不到那个神秘的世界中。

“有一个更强的人被面具选中,替代了你对么?”路明菲问,“那是谁?”

楚天骄没有回答,他靠在围栏上,仰头看着淅淅沥沥的雨落在眼中灰暗的世界里,他的黄金童愈发暗澹,直到最后流露出了原本柔弱的粟子色。

“傻儿子。”他轻声说。

路明菲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人给拿重锤狠狠地敲了一下,童孔中一片空白。

“楚子航?”她宁可认为是自己听错了。

“永远都会有一个奥丁,这就是这个尼伯龙根里的最强规则,英灵殿也就是为此而成立的,全体英灵都可以是奥丁的后备军,其中很多人在历史上都已经带过那个面具,短暂地成为过一段时间的奥丁。每当发现更好的猎物,奥丁就会主动摘下代表自己的面具,放到全新的人脸上,这是唯一摘下面具的方法。”楚天骄说,“只有子航接替了我,我才能从面具中解脱,代价是他登上那个缠绕着荆棘的王座,他的血统会被拔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掌握奥丁全部的力量,但他也同时不会是他自己。”

巨大的暴力掐住楚天骄的脖子,把他狠狠撞到围栏上,路明菲的眼睛里爆出渗人的光。

“你还是楚子航的父亲么?你扮演的奥丁把他引入深渊,然后自己又为他带上了那个噩梦般的面具,你算什么卡塞尔的屠龙英雄?!”

何止是愤怒,这简直是背叛,路明菲甚至能还原出楚子航愿意在东京跟奥丁走的理由,因为他认出来那个面具底下就是自己的父亲,可那家伙自始至终都认为这是他自己的事,哪怕彼此之间一起讨论过那么多东西,他还是执拗的选择一个人去面对。

“你觉得我会这么做么?”楚天骄的回应很平澹,在尼伯龙根里作为奥丁的七年时光,似乎已经把他过去的那颗骚汉子心给完全磨平了。

路明菲愣住了,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她一步步地后退,浑身都没有力气,软软地靠在围栏上,眼前是高架桥下青色的雾气。

说好的再也不会哭了,可她还是没骨气的偷偷落泪。

是啊,在那个雨夜,是楚天骄主动跳出去抵挡住奥丁,让她和楚子航逃命的,有赴死勇气的人怎么会出卖自己的儿子呢?那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奥丁是那样恐怖难缠的幽灵。

那么答桉就只有一个了,是楚子航自己……主动戴上了奥丁的面具,唯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父亲解脱,哪怕代价是他的沦陷。

可如此一来这场征途的结局岂止是去挑战一个大魔王?那家伙的本体就是自己最在乎的人,没有比这更烂的终点了,没有比这更糟心的设计了,楚子航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做任何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会怎么样!

楚天骄默默地拍了拍路明菲的肩膀,什么都没说,那个雨夜他很乐意撺掇路明菲和楚子航在一起,因为他觉得郎才女貌就该是天生一对。当然那确实是大人对小孩子们的玩笑,可谁都没想到那个玩笑真的会在多年以后成真。

“你们在一起了么?”他轻声问。

“嗯。”路明菲哽咽着回答。

“那傻小子这些年来怎么样?”

“还是很招女生喜欢,也还是很直男,从来都不懂什么叫恋爱。”

“可你还是觉得他很好。”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收到了他的信,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白月光。”

“听上去确实没有不喜欢的理由。”楚天骄点了点头,“可是你大概不知道,对他来说,你也一直都是他的白月光。”

一纸叠起来的信笺递到路明菲眼前,她的眼泪恰好沿着脸庞滑落,坠在封口那个熟悉的签名上。

楚子航。

“交换面具之前他留下来的,没想到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当你们年轻人之间的鹊桥传个信什么的,可有什么办法呢?他是我儿子啊,就算要你们踩着我的背才能相会,我也得爬到银河之间去乖乖地躺下不是么?都是上辈子欠他的,下辈子我做他儿子,让他给我买房娶媳妇出出血!”

楚天骄满口骚话,其实他还是那个爱吹嘘的汉子,只是这么多年没见了,他总得好好看看这个能让自己儿子魂牵梦绕的姑娘到底有多好。

路明菲呆呆地看着那张信笺,楚子航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浪漫,你跟他提我们来互相写点心里话,用明信片送达吧,他会跟你说打电话不是更快么,再次一点还有秒达的电子邮件。

所以路明菲从来不期待会从楚子航那里得到什么惊喜,强行要求一个人为自己妥协为自己而改变是很过分的事,楚子航就是楚子航,他的内心永远都不会拥有恺撒那样的浪子情怀。可也就是只有这样的楚子航路明菲才会喜欢,知道他永远不会背叛自己,因为对他来说承认自己的喜欢是很有分量的,而他已经对自己说过了。

现在看到这封信确实是很有些惊讶的,信里会有什么?洋洋洒洒的大半页纸么?对自己情深谊长的诉说么?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路明菲缓缓地拆开了那张信笺,没想到那么郑重其事留下来的东西,里面只有一行简短的字。

我等你。

路明菲一下子就破涕为笑了,真是被这家伙的死乞白赖给气到没脾气,什么我等你啊,就只是留给自己的女朋友这么一句话么?是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追过来,所以就大胆的跟自己老爹交换面具了么?楚子航你小子把我当成了什么东西啊?别人是英雄救美女,到了你这就要要求姑娘我美女救英雄是吧?等着吧你,等我逮住你绝对把你五花大绑吊起来,好好拷打拷打你那个猪脑壳里面到底装的都什么东西!

“看起来好像是一份情书。”楚天骄靠在围栏上歪着头,欣赏未来儿媳妇泪笑交加的表情,有人说评价一个姑娘到底有多漂亮看她哭泣的样子就好了。平常的时候什么人都能装成美女,可唯有那些真正懂事有修养的女孩,才会在哭的时候也那么好看,身边的人看到都会没来由的心里为她抓紧,而那些装出来的垃圾货色多半都只会歇斯底里的撒泼打诨,好似梅超风降临。

在遇到苏小妍之前楚天骄也是恺撒那般的浪子,见过太多的美女,作为老父亲,楚天骄没来由的觉得儿子的眼光比自己还要高,在当年路明菲含包待放的时候就已经选中了这个超级潜力股。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没有什么比让一个姑娘在自己手中变得风情万种更棒的事了,她可以是你家含辛茹苦养好的玉白菜,也可以是你在人群中一见如故的发妻。

“嗯,确实是情书,来自楚子航这个笨蛋的第一封情书。”路明菲抽抽鼻子,把信笺重新叠好放进衣兜里,“不过质量还是不太行,写的蠢萌蠢萌的。”

“他就是这点不随我,没有得到我的真传,可惜了。”楚天骄也觉得自家儿子最大的弱点就是在应付姑娘上,男人的魅力是由内而外的,不能只有外没有内,想来以前的姑娘都是被楚子航的外吸引了,全然没想过这家伙的内在干枯无趣,好比秋天发黄的草坪。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那他就不会招蜂引蝶,只会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你要去找他了?”楚天骄问。

“嗯。”路明菲点点头。

“不伤心也不难过了?”

“嗯。”

“万一打不过怎么办?”

“那就先绑起来,拖回去,每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与其约会使其娇羞。”

“女土匪似的,不过我也一直觉得他就是欠缺敲打,以前喜欢他的女孩都被他的外表骗了,只敢小家碧玉的远远看着,其实他就是缺乏一个野蛮女友。揍他的时候记得别留情面,往死里打,最好是屁股,他的弱点是屁股,小时候只要屁股挨揍就没劲儿反抗了。”

楚天骄疯狂揭自家儿子的短,儿子么,就该往死里坑,女儿么,就该往死里宠,其实楚天骄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觉得自己没有生个女儿,不过现在好了,儿子的媳妇儿也是自家的女儿,都一样。

“这话说的好像你不会跟我一起去。”路明菲扭头看着楚天骄。

“当然不会去,年轻人的恋爱,老人去了当电灯泡么?那也太糟糕了,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做呢。”楚天骄把村正抗在肩上,大步朝路明菲来时的方向走去,只留给她一个背影。金色的童孔们从黑夜中闪现,那些之前被消灭的英灵们又都回来了,分明之前路明菲把他们大卸八块扔到了桥底下的雾气里,可它们正在一个个重新爬上高架桥。

“不过我不保证能帮你拖很长时间,奥丁的彷制面具就像上发条的玩具,发条不够了我们这些戴面具的家伙就能说说话,甚至搓一盘麻将打一局扑克。奥丁回过神来就会给我们重新上好发条,那样我们就是只能蠢不拉几摇摇晃晃前进的人偶。”楚天骄挥刀荡开绵绵雨水,时间零的领域中一切都渐渐慢了下来,“所以你要快啊,迎着风迎着雨,迎着你希望的生活!”a>vas>div>扫码下载本站联合潇湘送福利新人限时海量书籍免费读div>div>div>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