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百七十九章 有点儿蹊跷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许海清看见地窖里那些碎片,心疼的不行。

这些可都是宝贝啊,就这么损坏了,真可惜。

可他再心疼也没用,只能都都囔囔的从地窖里上来。

一家人早晨过来,耽误了这大半天,此刻已经一点半多将近两点。

既然这院子前前后后都看过了,地窖里也没啥东西,许世彦就说,还是先回小院吧。

于是许世彦和许海源两人合力,又把石板抬回原来位置,稳稳当当盖住了地窖口。

“行了,走吧,先回家,得空再过来。”

许世彦直起腰,拍了拍手上的灰,对媳妇和孩子们说道。

孩子们早就饿了,一听说回家,都欢欣雀跃,跟在爸妈身后就往外走。

“爸爸,那几个箱子呢?不用搬走么?”

许瑾萍环顾一圈,好像没看见那几个箱子放哪儿了,不由得有些奇怪,便问道。

“哦,刚才你们出去买鼓风机的时候,我和你妈商议着,还是先放夹壁墙里吧。

大白天的往外搬东西太显眼了,等晚间我和你哥再过来。”

许世彦只能随便编了理由,湖弄一下。

许海清和许瑾慧都没觉得如何,俩人蹦蹦跶跶的在前面跑。

后头的许瑾萍,来到哥哥身边,伸手扯了扯许海源的袖子。

“哥,刚才我们去买鼓风机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在地窖里发现了什么?”

小姑娘很敏锐的感觉到,爸妈和哥哥表现的有点儿奇怪。

许海源闻言就笑了,抬手揉了揉妹妹头顶。

“这脑袋瓜子里头,都装了什么啊?一天天净胡思乱想的。

要是底下有东西,还能不告诉你们?”

呵呵,底下真有东西,但是不能跟你们说。

尤其是许海清那大喇叭,还是少知道点儿好。

许瑾萍拨开哥哥作怪的手,抬眼瞟了他一下。

“呵呵,你再装?你当我是许海清那傻子啊,随便就让你们湖弄了?

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知道呢。”许瑾萍哼了声。

许世彦和苏安瑛走在最后面。

听见这兄妹俩的对话,夫妻二人对视一眼,无奈苦笑摇头。

这俩妖孽,一个比一个精明。许瑾萍是女孩子,心思更细腻,也更难缠。

许海源没回应妹妹的话,后头许世彦夫妻俩也没吭声儿。

一行人就这么出了院子,到外面把大门锁好了,返回小院。

一家子回小院后发现,杨钧显三口还没回来呢,估计是还在那边收拾房子。

孩子们饿了,进出厨房随便找点儿东西吃。

许世彦跟苏安瑛两个不打算吃饭了,直接去搬了半个西瓜,俩人拿勺挖着吃。

“这边要是没啥事儿了,咱得抓紧时间回家去。

我感觉这几天越来越热,保不齐哪天最高温度就来了。

这边儿太热,遭罪,还是回东北舒坦。”苏安瑛一边儿吃,一边儿念叨。

“嗯,没啥事儿了,就等着拿房本儿呢。

要不然明天咱带着孩子去爬长城,后天再找个地方转悠转悠。

我估计也就这几天,房本儿就该差不多了。”

许世彦可是给那边送了不少东西呢,人家保证了,说是顶多三四天,房本儿就能下来。

“行,那就照你说的,等着房本儿一下来,咱就赶紧往回走。

出来时间长了也不行,家里还不少事儿呢,过一阵子我还得去羊城那边。”

两口子都是大忙人,能忙里偷闲陪着孩子们玩这些天,已经是很不错了。

“往后每年寒暑假,都带着孩子们出来玩玩吧,让他们也长长见识。”

许世彦坐在椅子上,看着小院里蹦跳玩闹的孩子们,就觉得心情特别好。

人啊,忙忙活活一辈子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孩子么?

只要这些小家伙们高兴,爹妈忙点累点都无所谓了。

“以后要是有机会,咱也可以带他们出国去转转,看看世界各地的风景。”

“好啊,只要他们喜欢,去哪里都好。”

苏安瑛挖了一口西瓜,送到许世彦嘴边让他吃了,这才扭头看了看孩子们,笑道。

下午四点来钟,杨钧显一家三口回来了。

一看那样子就知道,这三口人确确实实去打扫卫生了,而且还累得不轻。

“怎么样?那边房子需要维修的地方多么?”

许世彦朝着杨钧显招手,笑呵呵的问道。

“那房子一直有人住,破败的没那么严重。

但是之前那边住了不少租户,有人私搭乱建可一些棚子啥的,都得拆除掉。

还有,这些人搬走了,留下不少垃圾,我们三口人忙活这一天,好歹清理出个模样来。

累死了,感觉好久都没干这么多活,身上腰酸背疼的。”

杨钧显捶着腰,坐在了椅子上。

这几年,家里的参地都是雇人干,杨钧显夫妻一个忙着肥料厂,一个跟着苏安瑛各地出差。

忙归忙,却很少再干那些费力气的活了,这冷不丁一抻吧,那肯定浑身都不舒坦。

许世彦笑着递了块西瓜给杨钧显。

“这些活找人干就是了,你们三口倒实在,还真就自己动手。”

杨钧显也没客气,接过西瓜就是一顿啃。

“主要是过去一看,满院子杂乱。

你弟妹那人爱干净,就受不了脏乱,没办法,我们就动手拾掇了。”

许世彦跟杨钧显两个坐在正房门口闲聊,那边苏安瑛和季玉凤进厨房做饭。

吃过晚饭,大家伙儿看了会儿电视,又闲聊一阵。

杨钧显一家三口都累的不轻,早早就躺下睡觉了。

九点来钟,许世彦和许海源父子俩,带着提前准备好的家用电器手电筒,出门开车直奔那处院落。

二人将车停在了胡同口,步行进了胡同里,来到自家大门外,那钥匙开锁进院。

进到院子里,许世彦很谨慎的就把大门从里面插上了,爷俩这才打着手电筒直奔三进院。

到了三进院那厨房门外,重新抬开石板,二人打着手电下了地窖。

这回有手电筒就方便多了,爷俩轻车熟路的摸到了机关,打开地窖里面那间密室,走进去。

两个手电筒,总比一根火柴亮堂多了。

这会儿爷俩总算看明白,里面这间比外头大,也是特别规整,周围都是石头砌起来的。

估计是哪里有通风口,反正里面挺干燥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潮。

地上,除了许世彦他们放进来的四个小箱子之外,那边还摆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箱子。

许海源拿着手电筒上前,一看那些箱子都挂着锁头。

这倒是难不住他,轻轻松松就把锁头都别开了。

许世彦上前,爷俩合力将箱子打开。

“我的天,这里头是袁大头啊。”

第一个箱子里面,是一卷一卷用红纸包裹住的东西。

许世彦拆开一包,发现里面都是银元,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袁大头。

那一卷应该就是一百枚银元,这一箱子不小,保守估计,也得上万枚了。

许世彦有点儿激动,又跟许海源两个,将其他箱子挨个儿打开。

其中两个大箱子,里头装的是布料。

各种绫罗绸缎、丝织绣品,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东西包裹着,隐隐还透出一股子香气来。

那些布料都好好儿的,没褪色也没返潮发霉,依旧光亮如新。

不过许世彦对这些没啥研究,不懂这都是啥,只原样又重新包好了,把箱子盖上。

还有一个大箱子,里面放了不少的书籍字画。

由于保存的不错,那些字画、书籍都很完整,没有受潮也没生蛀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世彦就觉得这箱子里隐隐透出一股子药香。

估计是当初放这些东西的人,在里面放了什么香料之类,可以防虫蛀。

许海源伸手,拿出几本书翻看。

许世彦瞥了眼,发现那好像是医书药方之类的东西。“源源,那是什么?医书么?”

“嗯,这里面应该是某位名医的行医手札和家传秘方之类,年头不短了,我看着里头写的挺有意思。”

许海源翻看了几页,点点头,将书合起来,重新放到箱子里。

“那你要不要把这些书带回去?”

许世彦一听是行医手札,还有秘方,顿时来了兴致。

对于他来说,再多金银珠宝也比不上这些药方,这才是老祖宗留下来最宝贵的东西。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有这些东西在手,将来那可不得了。

“嗯,等会儿我挑一下,少带几本回去就行,剩下的以后有机会再过来取。”

许海源点点头,既然有医书秘方,那肯定要带走的。

“拿太多了,萍萍肯定会发现。”

他家那妹妹可不好湖弄,眼下,还不宜让太多人知道地窖里有密室的事。

“行,那你挑吧,我再看看其他箱子里有啥。”

许世彦点点头,自己过去,掀开剩下两个箱子查看。

其中一个大的箱子,里头是大大小小的盒子。

许世彦随手拿出一个打开,里面是个白玉璧,上面凋刻着繁复的花纹。

再找个大点儿的盒子打开,里头是一对儿瓷瓶。

不用说,这里面应该就是各式的器具摆件之类。

能放到这密室的,肯定都很珍贵值钱。

还有一个小的箱子,里头是一些金银器,都是制作十分精美,上头还镶着宝石啥的。

许世彦瞅着眼前这些箱子,就感觉脑子有点儿不够使了。

眼前这些东西,得值多少钱?

别的不说,光是那袁大头,二十年后,怕是一枚就得百十块了吧?

那一箱子上万枚,那是多少钱?

而那些袁大头,应该是这里面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那些瓷器摆件儿、金银玉器,可能随便拿一件儿出来,最低都得百八十万了。

天爷,他是不是在做梦啊?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么?咋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做梦都不敢这么想,眼前却真真切切发生了?

这宅子多少年了?最少也得一两百年了吧?

经历了那么多动荡,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主人,不知道住过多少人。

就没一个人发现这里?没人发现这些东西?不太可能吧?

然后,他们一家子第一天过来,就全都找着了?

怎么感觉这么古怪呢?太蹊跷了吧?

“源源,你说,今天的事儿,是不是有点儿古怪啊?

怎么就这么巧,这些东西就让咱发现了呢?”许世彦没忍住,都囔道。

许海源目光一闪,脸上似乎有点儿不太自在的表情。

只是这里面很暗,仅凭着两个手电筒照明,看不真切。

许世彦只顾着想心事,没留意到。

“爸爸,人家不是说,有福之人不用忙么?或许,咱家人都有这个福气呢?

这种事情,谁说得好啊,也许,就是凑巧了呗。”

许海源笑笑,将他刚刚挑出来的四本书抱在了怀里。

“爸,时候不早,咱先回去吧,这些东西暂时就放在这儿,应该挺保险的。

等以后有机会了,咱再来运走。”

这地窖离着地面还有一段距离呢,除非是这里拆迁重建,挖地的时候能发现。

要不然,轻易不会被人找到的。

这种事情本就无解,许世彦哪能想得明白?反正东西都在眼前了,不信也得信。

“得,都听你的,咱走吧。”

说完,爷俩就从里面的密室出来,许海源触动机关,将门关好了。

二人沿着台阶上去,又把石板重新归位放好,这才一路出了院子,返回许家小院。

等他们回家时,都十一点多了,小院里静悄悄的没动静。

爷俩轻手轻脚进门,许世彦回到正房东屋,许海源则是回了东厢房。

床上杨皓宇睡的可香呢,丝毫没有察觉到,跟他一屋的许海源,出去又回来了。

正房东屋,苏安瑛一直没睡,等着许世彦父子回来呢。

见许世彦平安归来,苏安瑛这才放心,“咋样儿?那地窖里头都有啥?”

要说苏安瑛不好奇,那是假的,这会儿见了许世彦,急忙就问道。

许世彦一边脱了衣服进被窝,一边就给苏安瑛讲,那地窖里藏着的东西。

等许世彦讲完,苏安瑛都听傻了。

“我的天,里面那么多东西?这不赶上个藏宝库了么?

天老爷嘞,这好事情还能让咱家遇上?咱这买个房子,竟然还带这么多东西?”

苏安瑛有点儿兴奋,惊呼道。

“你小点儿声,西屋住着萍萍呢,别吵醒了她。

那丫头又精又灵的,可不好湖弄。

源源说,暂时不能让那几个知道,地窖里藏了好多东西。”

发现夹壁墙那会儿,主要是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当时就该把孩子们都撵出去才对。

夹壁墙里面才藏了多少东西啊,地窖里那么多,更不能让孩子们知道。

苏安瑛长出一口气,黑暗之中扭头看向许世彦。

“我怎么觉得今天这是特别玄乎呢?人家在那儿住多少年了,都没发现有地窖啥的。

你不是还说,那之前肯定有人下去搜查过么?也没人发现?

结果咱就是买个房子去打扫个卫生,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全都让咱找着了?”

苏安瑛,也有跟许世彦一样的疑惑。

这个,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家人运气就好到这个程度?

那要真是这样,还开什么公司上什么班啊?

干脆,就来首都买房子,买一处就挖地三尺找宝贝。

不用找到这么多,有今天的十分之一就行。

还有房子呢,现在买下来,将来再卖掉呗,估计还能挣一笔,这买卖太划算了啊。

许世彦听见自家媳妇那一套说辞,差点儿也笑出声儿来。

“可别啊,做人得知足。

咱这就算是撞了大运遇见的,好好把这些东西留着,将来都有用处。

可别贪心不足,还想着再找宝贝。”要说许世彦不动心,那不太可能。

首都的房子,买了就是赚了,真要是再搁哪里发现点儿宝贝,那就赚大发了。

但这些都属于偏财,不是正道,还是踏踏实实上班工作吧,不要异想天开了。

这边,夫妻俩叨叨了半宿也没睡着,就在琢磨今天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的东厢房,许海源则是心满意足的躺在被窝里,也在回想着白天的事情。

不错,那些宝贝没落到外人手里。

得亏他家老爸有点儿见识,知道来首都买房子,要不然,那些东西不知道要被谁得到呢。

许海清那臭小子,也着实有点儿运气。

夹壁墙那么隐秘的地方,竟被他误打误撞发现了。

果然是应了那句话,有福之人不用忙啊。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