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1 枕头大战升级版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ps:被屏蔽了,修改一下发免费章节。

练习钢琴的手很漂亮,纤细嫩白。

指甲修剪的齐整,如温润的朱玉,平滑,在灯光下白里透粉。

手的温度冰冰凉凉的,尤其是指腹相触的时候,更觉得是夏天吃冰激励一样舒爽。

更不要说,还有另一只修长却似乎有些矜持的漂亮的小手。

所以被学姐的手握着,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探索体验呢。

仅仅只是把玩了一瞬,小手便害羞地缩回。

可对周岩来说,这短暂的相触却让时间无限延长,短短的一瞬仿佛过了很久一样。

而原本大大咧咧的许学姐,反而是俏脸微红,原本笑起来像月牙的眼睛,却是微微睁开,连带着那卷而翘的睫毛也扑灵扑灵颤动了几下。

谭馨倒是没有脸红,而是微抿着小嘴,把自己的小手送了出去。

送出去的时候,连带着呼吸都轻微地加快了一些。

那微微张开的小嘴,代表她的内心也极不平静。

明明紧张的不应该是她才对。

周岩有点儿不自然,咳嗽了一下,谭馨恍然未觉,毕竟有点分心,只是很快感受到了什么,谭馨的小脸却是休得一红,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相比许秋汎,谭馨这个时候反倒是有些扭捏矜持。

“ta.....”谭馨羞臊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秋汎自然也看见了周岩的状态,其实她好不了多少,心绪起伏,当然在谭馨的面前,她可不会有主动示弱的一面。

她心里一边惊奇着,甚至小手蠢蠢欲动,一边也是装作平静的样子咯咯笑了一声。

“小菜狗害羞了。”

“你才是小菜狗。”谭馨含着羞意瞪了许秋汎一眼。

“好了好了,继续搓麻将,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许秋汎都囔着说道。

她的麻将瘾一直犯着,再加上一直有好玩新鲜的事情,她也多少有些乐此不疲。

“还..还继续呀?”谭馨有点儿麻、

现在多少有点儿不自然,就好像有蚂蚁在身上爬一样。

同时心里也埋怨上许秋汎,带她一起玩这个...

不愧是骚狐狸,追起男生来连脸都不要了,连带着她的脸也丢了。

“继续呗。”许秋汎撇撇嘴说。

游戏才开始变得好玩,怎么可能就此收手。

那她之前岂不是白努力了。

谭馨抿抿嘴,她想离开跑来着。

可都这样子了,以后见到也说不清...谭馨有点儿摇摆不定。

“老...老大,还来吗?”谭馨问。

“要不算了?”

周岩才从刚才的状态上恢复过来,他也知道自己和许秋汎还有谭馨关系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

彼此都诚实了,甚至还...可以玩的比以前更欢脱一些。

但凡事得有个度,一次性体验完之后反而没有什么意思,他也喜欢循序渐进的过程。

“那...”谭馨想说算了吧,但话到嘴边又有点犹豫。

谭馨还是有些犹豫,她没有说话。

“要不小馨你睡觉?”许秋汎说。

“你呢?”谭馨问。

“我嘛,当然是和周岩继续搓麻将咯。”许秋汎笑着说。

“要不你们来,我在旁边看着。”谭馨说。

“那没什么意思啊。”许秋汎都囔着说。

“要不先到这里。”周岩说。

“那玩点别的。”许秋汎说。

“别的?”

“对呀,要不再玩些更好玩的。”许秋汎笑着说。

“不要,别。”谭馨说。

谭馨一想就没什么好事。

“小馨这个游戏很正经哦,你确定不玩吗?”许秋汎问。

“什么游戏?”

“枕头大战,我们四个一起玩过的。”许秋汎说。

谭馨一下子明白过来。

当时跨年的时候寝室四个室友也租了一间麻将房,在里面玩的很嗨,其中枕头大战真是很棒的闺房游戏。

而加上周岩的话...

谭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脸蛋一红:“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都这样了。”许秋汎笑着说。

谭馨知道许秋汎说的是哪样,她下意识地看向周岩,却发现周岩也在看她,谭馨这个时候反而少了身为学姐的气度,别开了脑袋。

她觉得脸蛋烫极了。

“玩可以,不过..”谭馨就想去拿。

却被许秋汎起身按住:“这样才有意思。”

“许秋汎!”谭馨麻了。

要知道周岩在这里啊,她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嗯...那啥.”许秋汎比了比眼神。

多年的好姐妹,哪怕是塑料的,谭馨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甚至她下意识地想象了一下画面。

ohh,画面太美,禁止想象。

不知道为什么,谭馨有些心动了。

虽然..那什么..不过..也许..一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毕竟有一句话说的好,大家一起尴尬,就不会尴尬。

反正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就她、许秋汎和周岩三个人知道。

玩的嗨一点又怎么样。

而且她觉得这真的是增进和周岩感情的机会,虽然有许秋汎在,但她们两个一起的话,反而能把游戏玩起来。

如果只是单对单,多少也有些无趣,谭馨知道今天无论是骚狐狸还是她,缺哪一个都不会这么顺利地推进进度到现在,不过真的有点儿羞耻。

“玩吗?”许秋汎问。

谭馨想说不玩,但话到嘴边还是想说玩。

“学弟呢?”许秋汎看向周岩。

周岩知道枕头大战。

他也玩过纯素的枕头大战。

曾经跨年的时候,许秋汎也邀请了他。

不过那会儿真的素的干净,枕头打战只要用枕头碰到就算赢。

只能算是友谊场。

而不是现在的升级加强版。

尴尬且刺激场。

周岩也想重温一下当年‘温馨’的感觉,因此也直接说道:“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玩枕头大战。”许秋汎笑着说。

于是麻将游戏愉快地落下帷幕。

三个人收拾了一下,把麻将房这边关了灯,然后直接进了里卧。

谭馨用自己衣裙挡了挡。

而许秋汎则比较自然,落落大方的,身材玲珑有致。

她本身就是多一分显肥少一分显瘦的女生,让乌黑柔顺的长发搭在肩后,让光滑的美背也多了几分性感。

更不要说还有那两条纤细匀称的玉腿。

灯光下,莹莹白皙。

谭馨暗骂走在前面的许秋汎一声骚狐狸,不过还是直勾勾地看着周岩。

说实话周岩的身材真的很好,让她有点离不开眼睛。

甚至谭馨在想,这个年少多金又帅气又事业有成的男生是她的男人该多好。

她不止一次妄想过,可也直到今天晚上,才和周岩的关系有一个朋友层面上的突破。

还多亏了自己的塑料姐妹。

说实话嫉妒的同时她也有点儿羡慕许秋汎,她知道许秋汎的背景,是临安大院出来的,平时架子端的很高,甚至不会给其他男生什么好脸色。

属于又冷又御的类型。

结果这次带着她和周岩一起玩的这么野。

可能真的遇上了心仪的男生。

但说实话,别说许秋汎,她也有心思。

只是并没有表露出来。

不然也不会答应玩这些羞耻游戏。

痴女爱强男。

这话一点不错。

就像古代的妃子喜欢攀附只为博君王一笑一样。

她和许秋汎可能就是这样,而许秋汎更放得开一些。

房间里早就被开了灯,暖色的灯光似乎也有产热的功能,照在身上暖融融的。

谭馨想着刚才就被周岩看到了,确实不需要再遮掩,而且看许秋汎放得这么开,她遮遮掩掩,反而会被觉得是玩不起,索性也把衣服放在了里卧的木制沙发上。

房间的布局很简单。

书桌、床、沙发。

床横着,沙发在右侧,书桌在左侧,如果真要玩枕头大战,也放得开。

周岩记得曾经玩的时候,大家一开始还会绕来绕去,有时候躲门帘后面,之后就直接踩上床,蹦蹦跳跳的,从被动的防御到搞偷袭。

挺有意思。

许秋汎这个时候也简单和周岩说了一下游戏规则,待周岩‘听懂’以后...

“那我们开始吧。”许秋汎拿起了一个枕头,兴冲冲地说。

“谁先蒙眼?”谭馨问。

“我先?”许秋汎眨了眨眼睛。

“你先。”

谭馨直接说。

能和周岩一起躲避许秋汎的攻击,也挺不错的。

许秋汎也很干脆,拿了一条毛巾,直接就蒙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游戏规则是蒙眼的挥动枕头,如果碰到人就换被碰到的蒙着眼睛。

谭馨看着许秋汎蒙着眼睛,多少也为她感到羞耻。

没想到许秋汎还玩的下去。

周岩这个时候也挺无奈。

想不看,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谭馨和周岩对视一眼,又很快别开过头去。

也不知道周岩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她都有些好奇了。

不过她还是又偷偷地往回看了一下,甚至视线也控制不住地下移。

然后,她又触电似的回过头,脸蛋酡红,发丝微乱,她也有点儿紧张地把发丝往耳后拨了拨。

其实周岩觉得害羞的谭学姐很有魅力,和大大咧咧的许学姐一样吸引人。

“躲好哦,我马上要来了。”许秋汎已经在书桌这边的位置,原地转着圈圈。

而周岩和谭馨则都在沙发的位置。

谭馨直接来到了门帘这边,用门帘微微把自己挡住,安静地藏在角落。

周岩这个时候多少也有点儿羞耻,一样来到了门帘这边,躲在了谭馨的身边。

谭馨没想到周岩来到自己的身边,心里涌出了些酥酥麻麻的感觉,她尽量让自己不和周岩碰到,毕竟碰到,真的痒。

其实她是学姐,怎么着也得泰然自若一些。

谭馨深吸了口气,假装没有看到周岩,目光一直落在许秋汎的身上,而她也把门帘往自己身上遮了遮。

嗯,好受了一些。

“我好了,你们藏在哪呢?”许秋汎微微有点儿摇晃。

稳住重心以后,她先是往自己这边碰了碰,发现这边碰不到两人,也开始在床尾摸索着走着。

谭馨觉得许秋汎好笨,而一想到现在都是拜许秋汎所赐,也有心想让许秋汎出丑。

她咬着嘴巴,就等着许秋汎靠近,而等她来到自己这边的时候,却是伸手抓了一下。

周岩都看呆了。

天底下还有如此勇勐的人。

尤其是发生在害羞小学姐谭小馨的身上,周岩更是直呼有点儿过瘾。

他算是见识到了谭馨的另一面。

如果刚才是矜持的话,现在多少有些玩的开了。

许秋汎闷哼一声,她挥动着枕头,却发现挥不到,她气呼呼地跺跺脚:“谭馨你这个小婊砸玩偷袭。”

谭馨早就缩了回去。

只不过许秋汎现在已经是大范围的攻击,很快就要碰到,谭馨连忙放弃窗帘这边的战场,往旁边跳开。

周岩还在这边,许秋汎的无差别枕头攻击已经挥了过来,周岩的注意力全在许秋汎的身上,他蹲得很快,才堪堪避过了枕头的攻击。

谭馨见周岩替自己挡刀了,连忙在另外一边吆喝道:“来抓我呀,笨蛋。”

“气死我了。”许秋汎显然听到了谭馨的声音,气得牙痒。

她估计谭馨是记着刚才的仇,现在逮着机会报仇呢。

不过房间这么点大,躲能躲到什么地方,许秋汎是不相信的。

她索性抓住了枕头的一角,让攻击范围更大一些。

甚至挥动的幅度也变快。

“我在这儿。”谭馨再一次躲开。

同时不忘锤了许秋汎的脑袋一下。

“小婊砸别让我逮到你。”许秋汎愤愤地说。

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碰到了门,哎哟了一声。

许秋汎一脸愤愤地说着小婊砸别让我逮到你,却是直接碰到了门,哎哟了一声。

谭馨已经赤着脚丫子踩在了床上,枕头大战可不止是抓人方可以用枕头,她这个时候,也抱着一只大枕头,直接呼了过去。

照着许秋汎的脑袋狠狠地呼了一下。

许秋汎本就被蒙着眼睛,此时也有些晕晕乎乎的,她娇躯颤抖着,气鼓鼓地骂了一声:“混蛋!”

虽是这么说,许秋汎的动作却是很快。

直接朝着谭馨的方向扑了过去,然后用枕头狠狠一挥。

她整个人直接跌倒在床上,团子狠狠地压出了幅度,而枕头毫无意外地也碰到了谭馨。

谭馨:“我草,你就不怕摔倒啊。”

许秋汎把毛巾一扯,却是站起来直接朝着谭馨扑过去:“你这个小婊砸搞偷袭。”

咬牙切齿的样子让谭馨被吓了一跳,“别玩不起啊。”

“谁玩不起,啊啊啊啊看姑奶奶的龙爪手!”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